冰棚一隅探隱記
推介《The Tip of the Iceberg》
1

袁紹基◎著

感言

在大部份的時間裡,人類都是在地球某一角落處,從事呼吸、吃喝、存活、思想和實現某種理想的種種活動。 這是我們生而須行之的生涯。

在從事這些生涯中,舉目所見、所感、所慮的都只能是我們在該地表的角落活著時所發生的事物。但在一般情況下,我們所知的,都只會是對地面上所發生而觸動我們感官的東西,對地面下所要發生的和會影響我們存活的事物,我們若不是一無所知,就是漠不關心,以致不是坐失發展良機,就是當災禍驀地而來時茫然,甚至束手待斃。

任何事情的發生,都是其來有自。關鍵是我們有沒有智慧和能力去看清事物表面下的問題結構,進而找出具針對性的對策而已。

無論你是何人,你都和我們一樣,在某時空的某點,只能在天涯某隅為吃喝、存活或實現某種理想而活動。天涯某隅,頗有點兒哲理的味道,但也是實在的現實。要理解哲學和現實之神髓,讀點寓言故事,或可得灌頂開竅之效。

就在那兒徬徨,不知如何是好時,哈利遇上在「天外之地」滯留了百多年的亞瑟 (Arthur)。亞瑟死時也只有十一歲左右,故年紀、外?、神態、和行為等都與哈利相近。 兩人一見如故,即成好友。 亞瑟之所以滯留在「天外之地」百多年,原因是他有所牽掛 – 他要與素未謀面,為他難產而死的母親見上一面。 可憐的亞瑟,就在哪兒尋母尋了一百五十多年。 難得的是,他仍有極大的信心,他和她終能會面的!

冰棚一隅

一隅所得,可縱橫天地;方寸之間,可決定得失。 智者之見,或可擴展我們的視野,使我們有能力去洞察事物,及早綢繆以除厄困之起。 天涯、生涯,就是無涯。讀讀智者?聚心得的作品,對我們的智慧增長當有裨益。

這兒介紹的智者,是David Hutchens 和 Bobby Gombert。 他們把他們的智慧和心得化為一系列的寓言故事,包括 Outlearning the WolvesSurviving and Thriving in a Learning Organization; The Lemming Dilemma - Living with Purpose, Leading with Vision; Shadows of the Neanderthal Illuminating the Beliefs that Limit Our Organizations 和本文要推介的 The Tip of the Iceberg Managing the Hidden Forces That Can Make or Break Your Organization (《冰棚一隅》)。《冰棚一隅》是筆者喜愛的寓言故事之一。

然而,就上述四本書來說,我特別喜愛的卻是 Shadows of the Neanderthal 一書。 原因當然是由於我特別喜愛Neanderthal 人,愛屋及烏,使我也喜愛以Neanderthal人為主角的書。不過說起Neanderthal 人,也往往掀起我的心頭痛,因為,正是我們現代人的祖先 – 智人(homo sapiens),把Neanderthal人滅了族!

當然,在這兒,我要介紹的仍然是《冰棚一隅》這一本以企鵝為主角的書。

故事和寓言

《冰棚一隅》內容相當有趣和精警,寓意也極濃。 企鵝居住的冰棚附近,有蛤蜊聚居的海床。蛤蜊是企鵝所喜受的食物。可是,海床是處於極深的海底裡,企鵝並無能力潛到那兒去捕捉蛤蜊,故他們只能望洋興嘆。

在距離企鵝住處不遠的地方,有海象聚居。海象的潛水能力非常高,潛下深海是輕而易舉之事,而蛤蜊也是他們的「心頭好」。 但海象的居處附近並無蛤蜊可捕,海象只能嘆息地說句英雄無用武地。

最後,企鵝找海象來幫助,給他們拾蛤蜊,代價是該些「外勞」可分享捕獲品。

這樣的安排非常理想。捕獲的蛤蜊產量愈多,就有更多的企鵝聞風遷入,而冰棚也要相對地增加引入「外勞」海象的數目,以適應人口增多的需求。 人口越來越多,使該冰棚有人滿之患。終於,人口的增加超出了冰棚所能容納的程度,企鵝和海象都擠在一起生活。 這樣的情況,不僅不便,且海象踐踏企鵝的意外時有發生。口角、衝突和其他種種糾紛也同步地大增。一些明眼的企鵝開始有危難將至的感覺。也有些有具高度觀察力的企鵝則發現,冰棚有縮小的跡象 – 冰棚因負荷過重而下沉,使其空間面積縮減。不少企鵝開始擔心了,四處奔走呼號,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法。

挑戰、迎戰和悲歌

在故事裡的企鵝和海象都有著你和我的影子,他(牠)們所面對的挑戰、作出的反應、提出應對的方法和行動等,這和我們所要面對的和作出行動的,並無本質上的不同。企鵝和海象的,特別是企鵝的所見、所遇、和所行的,都可在我們生涯中找到類似的案例,特別是遇到挫敗的案例:

  • 用了很大的努力,奮鬥了多時,結果毫無作用。
  • 千辛萬苦想出了解決方法,排除萬難實施解決方案,卻出現了更多和更複雜的新問題。
  • 在組織或機構裡推動一些東西,在誓師時轟轟烈烈,然不久即失去動力,終而失敗。
  • 一再奮力要達成一些目標,結果卻發現目標愈來愈遙不可及。

以上所說的情境,在職場生涯中,可說俯拾皆是。不少企業的CEO在初登「大寶」不久後,即高舉改革大旗,號召得一批追隨者的聲援和擁抱改革後,便放手不管,任令追隨改革的人各自獨立作戰,令尸位素餐者、陰謀論者、散佈謠言者、反對改革者、污衊改革者等等有機可乘,把改革事業拖垮甚至推翻。 該些為德不卒、半途而廢的CEO,令其追隨者感到氣餒甚至「傷亡」。或許筆者是個書呆子,我總認為該些CEO,在道德層次上可被批判為不忠不義之人,因為他們不僅背叛了其理想,且出賣了他們的追隨者。

二○○三年中,香港特區政府地政總署曾大張旗鼓地推行文化變革,高層領導信誓旦旦地說,有關的變革活動將會長期地推行下去,以適應變動不居的外在氣候和市民的要求。然在不到半年光景,有關文化變革的活動卻突然戛然停止,變革旗鼓也同時銷聲匿跡,只餘下一些極少數支持變革的「死忠者」(如筆者等) ,仍在單打獨鬥而惹至遍體鱗傷。 這樣的說法也證明了Dr. Kotter 在其 Our Iceberg Is Melting 的主張的正確性:組織變革一定要從上而下才有成效。2 若組織的最高領導層不積極地和全力地推行變革,只靠其下級的支持者或跟隨者來推行,情況一定是以後者「傷亡」來把變革的事業終結。

不過,在本文所介紹的寓言故事中,主張改革的企鵝卻得到其最高領導的全力支援,終能克服了他們所遭遇的困難,成功地改善了人口問題和冰棚下沉的問題。

故事和寓言

僅從寫故事的角度來說,The Tip of the Iceberg 決非 David Hutchens 和 Bobby Gombert 的成功作品。書中所描述的故事的結構是鬆散的,情節也不怎引人入勝。但最失敗的恐怕是人物的塑造了!縱觀全書,沒有一名角色能吸引讀者的注意,更說不上給予讀者什麼印象。筆者把書讀了多遍,只要把書放下一會兒,便全然記不起書中的主角是誰,更說不上書中有哪些其他的主要角色。

但作為寓言,作者仍是成功的。只要讀者把書讀上一遍,便一定不會忘掉這是企鵝、海象、蛤蜊和冰棚的故事,而只要對這些有點粗略的印象,讀者一定可以接收作者所要傳達的訊息:人、事、物、和思想等有著一些關聯存在著 – 穩秘地活動 – 而我們的成功或失敗,除了寄諸命運外,在很大程度上,就要看看我們能否破解那些維繫著我們成敗的關聯,進而找出方法和行動來面對甚至解決它們。

總之,在 The Tip of the Iceberg 的寓言故事中,聰明的企鵝在歷盡種種艱苦後,終能解決他們的困境。不過,在此我並不打算再作叨嗦,反之,我主張讀者應直接閱讀該書,特別應要閱讀的是該書在說畢寓言後所說的系統思考方法的篇章,因為只有這樣做,讀者才可以吸收有關學說的精髓,才是上策。

寓言是以象徵和隱喻來傳達訊息,這一點,David Hutchens 和 Bobby Gombert做得頗為漂亮。

結語

最後,得再指出,《冰棚一隅》(The Tip of Iceberg) 所指的冰棚或冰山 3,只是寓意,實指社群生活的地方 – 就像我們所生活的社區一樣,無並二致。 回想我們的生活,也像本故事中的企鵝和海象一樣,生活在極地的某大片冰棚上,把它視為世界的全部,舉目所見就是世界,視野偏狹,看不見其它,遑論能從其它角度來看事物。尤有甚者,我們(企鵝)所看見的冰山或冰棚,不僅不是世界的全部,甚至不是冰山的全部,而只是冰山的一隅。

在以上所說的基礎上,我們應可了解《冰棚一隅》一書,實是叫我們擴闊視野,要求我們處事應以多角度來看事物。只有是這樣,困難和挫折才不會把我們的思維鎖死在某一「箱子」內。 而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走出「箱子」外思索(think out of box),我們克服困難的天賦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才可能釋放出來!


  1. David Hutchens, Bobby Gombert, The Tip of the Iceberg – Managing the Hidden Forces That Can Make or Break Your Organization, 2001.
  2. 筆者將會另文推介該書。
  3. 一般情況下, “Iceberg” 都被譯為「冰山」,但我在這兒把之譯為「冰棚」,取「棚」具廣漠之意來形容企鵝王國之地。「棚」可指廣闊並有一定高陡一片的硬塊,例如地理學特別是海洋地理學上所指的「陸棚」。而根據「陸棚」的意念和內涵,我設計了「冰棚」這個名詞。陸棚可連綿百里,冰棚也是廣闊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