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普文化變革之風塵三俠
推介《完美變奏》
1

袁紹基◎著

古中華大地有?髯客、紅拂女、李藥師等三人稱為「風塵三俠」,現代亞美利堅大陸則有狄克•哈克伯恩(Dick Hackborn)、卡麗•菲奧莉娜(Carly Fiorina)、沃特爾•惠烈(Walter Hewlett)「惠普三俠」,皆一時俊彥。

然古炎黃族「風塵三俠」相互扶持,今雅利安族「惠普三俠」卻在內鬥。惟其間恩怨情仇的糾纏,其情其勢,兩者如一,唸之可發人深省。

古紅拂女是「風塵三俠」中惟一的「敗者」。今卡麗卻是「惠普三俠」鬥爭中的唯一勝利者。 其後雖遭挫折,也無損她曾經得勝的光輝。假如現代人的人生價值觀是「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的話,那麼,卡麗在惠普總算是贏過了,且贏得相當精彩。「三俠」中,卡麗是惟一的女性,且是勝出的女性。二男敗於一女,天下男士可以休矣! 卡麗萬歲!Antigone萬歲!女子萬歲!

楔子

隋末天下大亂,中華大地上,有?髯客、紅拂女、李藥師等三人2 義結金蘭,意圖逐鹿中原、問鼎九州。3 惟時勢不與,?髯客圖謀中原不成,最後把家財贈予李藥師,讓其協助李世民打江山。而紅拂女則隨?髯客出走海外,稱霸扶桑。4 三人後被稱為「風塵三俠」,成為不少戲劇和小說的主角。5

二十一世紀初泡沫經濟爆破之時,亞美利堅大地有狄克•哈克伯恩(Dick Hackborn)、卡麗•菲奧莉娜(Carly Fiorina)、沃特爾•惠烈(Walter Hewlett)「惠普三俠」出現。他她們本可合作重振惠普五洲江山,惜陰錯陽差而反目,成內鬥之局。 終而「狄克-卡麗聯盟」得勝,把沃特爾逐出惠普董事會之門。 不旋踵,狄克退休,卡麗得大權獨攬掌握整個惠普江山。然在不足兩年內,卡麗也被逐出惠普,至本文時仍在蟄伏。 僅以其事業的生命來說,卡麗的經歷和遭遇,可也應了她的別名: 安蒂岡妮(Antigone)6 所要面對的必然命運。7沃特爾在黯然離開惠普後,卻可另闢心愛事業,以伸其志。

「惠普三俠」的故事情節、人物塑造等的吸引讀者處,比諸「風塵三俠」,有過之而無不及。 其故事內容曲折動人,其內涵蘊義頗深,滌盪讀者的心靈,使其得益。細讀「惠普三俠」的故事,任何讀者當有得著。

筆者所指的「惠普三俠」故事,是指George Anders所著的《完美變奏》(Perfect Enough)所述的故事。8這是「惠普三俠」特別是「惠普女王」卡麗的傳奇。它所追述的、緬懷的、詠嘆的,是惠普的史詩,也是企業文化變革的血淚紀錄。鍾情吟誦文史的讀者會為它的故事而迷醉;喜愛閱讀名人傳奇的讀者會為書中主角的喜怒哀樂、成敗得失等或而情緒高漲,或而低迴嘆息;至於有意學習企管學的讀者,則可從中汲取教訓,增強管理能力。

※※※

完美變奏

華爾街日報名記者George Anders所著的《完美變奏》(Perfect Enough9)一書,主題是描繪惠普女王卡麗•菲奧莉娜(Carly Fiorina)在1999年至2002年間,改革「惠普風範」文化的故事。本書可視作企管案例分析、商業鬥爭報導,甚至可視之為小說來閱讀,都是那麼引人入勝的。

故事以惠普創辦人Bill Hewlett 和Dave Packard艱苦創業始,輔以狄克-卡麗擊敗惠烈取得「內戰」勝利為經,再以卡麗再造「惠普風範」為緯,結構成一篇惠普史詩,以酬讀者。不過,惠普股東變成大輸家及其所要面對的悲慘情況,則是本書內容以外的故事了!

※※※

惠普影舞者狄克•哈克伯恩(Dick Hackborn)

狄克•哈克伯恩(Dick Hackborn) 是惠普史上最多異議的人。他生性孤芳自賞,長期以在野之身向惠普主流派「儀器設備部門」發炮攻擊,使「儀器設備部門」和「個人電腦及週邊設備部門」不停地相互撕殺!

在本書的故事中,他不僅僅是卡麗的恩師(Mentor),且實是個影舞者,是促成卡麗火併沃特爾的擺弄者。 事實上,這正符合他老人家的天性。 早年,他長駐愛達荷州波斯市(Boise, Idaho),長期公然挑戰惠普風範的價值。不過,兩位惠普創辦人對他的行為不以為忤,仍然禮遇有加地予以重用,且有意把他捧上接班人的位置。 一九九二年時,當惠普第一任非創辦人執行長10 約翰•楊格(John Young)須退休時,創辦人達夫•普克(Dave Packard)不惜遠赴波斯市邀請哈克伯恩接任執行長或主席之職,但都給哈克伯恩拒絕。一九九九年,狄克及其董事會的盟友通過把「儀器設備部門」從惠普分出去成為一家名叫安捷倫科技公司(Agilent Technologies),因而和平地拔掉「儀器設備部門」這眼中釘。另一意外收穫是,他可順勢地把惠普兩創辦人家族代表削減至每家公司的董事會只能佔一人。達夫對他的看重,真可說是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而就是這位數度拒絕前赴惠普中央任領導職的人,在和卡麗一席話後即主動爭奪得惠普主席職,且在日後和卡麗合作無間地推行種種變革措施。二○○二年九月,狄克退下主席位只任董事職,使卡麗能大權集中來推行新政策,好為惠普帶來年輕熱情樂觀的新氣象。後來,卡麗在兼併康柏專案中擊敗沃特爾,隨後更把以惠普風範護衛為任的創辦人唯一代表沃特爾逐出董事會,讓她放手地進行惠普現代化的改革,以「卡麗風範」取代惠普風範。

※※※

惠普女王卡麗•菲奧莉娜(Carly Fiorina)

本書的書名副題為「卡麗•菲奧莉娜改造惠普風雲」(Carly Fiorina and the Reinvention of Hewlett-Packard),明顯地標示該書是以卡麗為核心主角的故事。然而粗略地按照有關的篇章內容,除了有關描述創辦人達夫•普克和比爾•惠烈的奮鬥史及其家族後人的發展等故事約佔全書五份之二外,有關卡麗的專章也只佔餘份的五份之二而已11。但即使如此,卡麗在書中的核心地位卻是不可動搖的。

卡麗天生聰慧、富蠻幹精神,勇於向權威挑戰。只要她認為是對的12或其計劃有點小成時,她便會作出更大野心的甚至是超越其能力的行動,以求取得更大的成就。13這種為信念或目標而不惜冒險犯難的天性、善於表演的天才,口才便給的天賦,加上倔強和潑辣的性格等,給她帶來安蒂岡妮(Antigone)的小名。14

[Antigone!噢,Antigone!這可是筆者迷戀了近四十年的偶像!15]

就卡麗的性格及其企管信念而言,惠普並不可能是適合她事業發展的企業。 首先,惠普內部人才的人格特質跟她自己完全相反。惠普員工一向被認為是內斂的、意識的、思考性的、判斷的。做事講求詳細規劃、緊密組織、合乎條理。 而卡麗則是外馳的、直覺的、敏感性的、理解的。依據惠普人事管理所常用的Myers-Briggs Personality Scale 分類,惠普的員工應是保衛者(Guardians),重視專業領域所訂定的標準行事,講究先向專家求謀而後動。但卡麗則是鬥士(champions) 或充電者(Energizer),本著熱情、衝勁、迅速來行事,鼓吹創新和搶先佔據市場的策略。

George Anders 以“Perfect Enough” 為其著作命名,是為了反映卡麗企管思想。卡麗主張,企業經營之道在搶佔市場。在入主惠普後,她指示員工:凡是新產品只要品質達到一定標準,即「夠好」(perfect enough) 便應立時推出,以搶佔市場。16這個主張,和惠普的嚴格品管理念有衝突,但惠普董事會的大多數成員都認為:在惠普營運狀況告急之際,只有使用非常手段才可挽惠普於狂瀾。故他們支持卡麗的主張。

為了確保成功,卡麗鎖定要爭取狄克•哈克伯恩的支持。終而她得到這位一直以不求名只求利為自豪的髯白髮蒼、滿面皺紋的老頭當她的恩師(Mentor),並如其所願地得到他無條件的全力支持。為了進一步鞏固大權,她更發揮她的狠角色本色,實行背棄即可坐上主席位的前CEO普拉德,說服狄克謀取主席之位。狄克果給她燃點起野心,取了本來應是普拉德應得的主席之位,成了名符其實的尤達(Yoda)17。有了這位尤達,卡麗自然可順利地掌控惠普的「五洲」王國。 然而,狄克主席-卡麗執行長的搭配到後來,卻變成卡麗的不幸,甚至變成惠普的災難。不過,在卡麗入主惠普初期,?著狄克當導師的策略18,確為卡麗排除了不少障礙。狄克在指導她掌握權力、管理惠普「五洲」王國上,出了不少力,更為她擋住了許多內外對她不滿的力量而催生的暴雨狂風,使她可安心地推行改革「惠普風範」的計劃。

惠普儒士沃特爾•惠烈(Walter Hewlett)

沃特爾有著像父親比爾•惠烈(Bill Hewlett)一樣的英俊面孔、友善笑容,和極高的親和力。他擁有物理學學士學位、機械及程式運算碩士學位。 他也愛好音樂,是傑出的風琴手,取得音樂博士學位。為了興趣,他更組織了一個音樂研究中心,開發許多電腦程式碼,將現代科技帶進藝術領域去。 這種可自由出入科技和藝術兩個大不同領域的能力,使沃特爾極像中國古代的文武兼備的儒生。

這可是位西洋儒生,一位極具儒家風範的現代雅士、謙謙君子。

但在對抗狄克-卡麗聯盟上,這位謙謙君子可寸步不讓,不惜和自己的公司對簿公堂。是什麼原因使沃特爾特這位謙謙君子和其好友哈克伯恩決裂,最後還鬧上公堂來解決問題? 原來,這也並非他的原意。

在董事會上阻止狄克-卡麗聯盟的傔併方案失敗後,沃特爾本想重新歸隊,和卡麗、他的老朋友哈克伯恩和其他董事成員握手言和,再度合作。 但惠普老臣兼惠烈基金會成員Dick Love 的一句話,卻使惠烈無可選擇,只能義無反顧地反對狄克-卡麗聯盟到底。 那句話是:「她會毀了惠普,假如這件事過關的話,那惠普也再不是你父親和達夫所建立的那個惠普了!」這位與人為善、奉顧全大體為圭臬的儒生變成「激烈」的反對派,是因為他感到他的父親比爾•惠烈和最尊敬的長輩達夫•普克所一手建立的惠普風範,將受到根拔性的損害。他要為保護其家族的事業而戰鬥。他知道,他的「聖戰」是得到絕大部份的股東和惠普員工所支持的。19

不幸地,他的聖戰以失敗和被逐出惠普董事會而告終!

※※※

概要地來說,「惠普風範」(HP Way) 是惠普的企業價值和信仰,指導惠普的營運思維和奮鬥目標,這包括重視品質、強調創新、追求長期卓越、信任員工、尊重員工並視其為合作夥伴、鼓勵他們參與營運政策、提倡和上下游生產組織維持長期的夥伴關係,主張互利共生等。

狄克生性桀驁不馴,是異端者,但也是一位強於領導而弱於管理的領袖。他對管理實務不甚了了,再加上他長期遠離惠普中央(帕洛阿圖),使他和中央的各級行政、事務等人員都有一定的隔閡,故在指導卡麗這個空降執行長在管理事務方面,幫不上甚麼忙。 更甚者,狄克在當反對派時,當然可以用製造分裂和危機等手法來刺激員工的團隊精神、增強員工的決斷力、來加強團隊的生產力和創新力等。

這樣的策略,在他當反對派時使用是有效的。 因為在其時,惠普內仍有另一位強而有力的領導(如普克、惠烈、楊格、甚至普拉德等)來抑制或平衡的一下他和其反對派的力量,使反對意見可以安全地發言甚至推行,而這在惠普史上已得證明有效。但在狄克當上了主席之後,已是當權派的頭頭,這套策略自然不再適合使用。

卡麗的企管指導思想,強調競爭導向的思維,追求短期內快速成長、重績效而輕人情、以行銷創意取代生產創意,並以股價漲跌為標竿等為企業的主導思想。 就惠普的經營文化來說,卡麗比狄克更叛逆。這兩位反叛者走在一起,不把惠鬧個天翻地覆才怪。

成功驅逐沃特爾極具象徵意義,那意味著創辦人在惠普內的影響力的消亡。前文曾說,狄克主席-卡麗執行長的搭配是卡麗的不幸,也是惠普的災難,本可避免,但由於和惠烈家族的決裂,卻變成現實。

本來,在惠普董事會內代表惠普創辦人家族的沃特爾•惠烈(Walter Hewlett)也可發揮一定平衡和抑制狄克-卡麗聯盟的異逆政策。 但由於沃特爾生性平和,且一再承諾不輕言干預惠普管理的事務,他可以發揮的力量極為有限。 但即便如此,只有董事會有著這股力量的存在,狄克-卡麗聯盟的異逆政策也不會走得太極端。然而,二○○一年惠普兼併康柏專案卻使沃特爾和狄克-卡麗聯盟火併,終而沃特爾敗走。事情到此,並不表示卡麗可全力推行其改革方案,反之驅逐沃特爾的行動,惹毛了很多擁有惠普股權的現有員工、退休員工、同情沃特爾的其他股東。他們對董事會和最高領導層紛紛作出指責,或對指令採取不合作的態度,令卡麗的政策目標和指令在執行上都遇上或大或小的困難。

※※※

對書迷如我來說,二○○一年冬在惠普爆發的一場舉世知名的「內戰」,可看作是一場是由紅拂女卡麗主導的「三俠鬥爭」。 在鬥爭中,紅拂女卡麗夥結?髯客狄克火併李藥師沃特爾。結果,沃特爾敗了戰役(battle)也沒有贏得戰爭(War);卡麗勝了戰役,但終而輸了戰爭;而?髯客狄克則在糊里糊塗、且不知是為了什麼的情況下和其義弟作對,結果失去兄弟情卻什麼也沒有得到。當然,最大的輸家是「天下蒼生」– 惠普的股東!

從實利的角度來看,紅拂女卡麗應是「三俠鬥爭」中的唯一勝利者。 假如現代人的人生價值觀是「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的話,那麼,卡麗在惠普總算是贏過了,且贏得相當精彩。「三俠」中,卡麗是惟一的女性,且是勝出的女性。二男敗於一女,天下男士可以休矣! 卡麗萬歲!Antigone萬歲!女子萬歲!

願天下女子共勉!


  1. George Anders, 《Perfect Enough: Carly Fiorina and the Reinvention of Hewlett-Packard
  2. 僅憑記憶:風塵三俠中,除?髯客只知姓張而不知其名外,紅拂女姓張名出塵,而李藥師則是史上有名的李靖。
  3. 唐•杜光庭《?髯客傳》。請參閱廖玉蕙編撰《唐朝的短編小說》,時報出版社,台灣,1998,頁248至260。
  4. 南宮博著《紅拂傳奇》。
  5. 另一小說版本則指?髯客把家財贈予李藥師和紅拂女後,即遠走扶桑另創天下。
  6. 安蒂岡妮(Antigone) 是希臘悲劇《俄狄浦斯》(Oedipus)主角俄狄浦斯王[Oedipus Complex,戀母情結,就是以他為名] 的女兒。她是希臘悲劇《安蒂岡妮》的主角。 在該劇中,她為維持正義而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終而求仁得仁,以身殉仁。《俄狄浦斯》和《安蒂岡妮》都是希臘悲劇作家索弗克里斯 (Sophocles) 的偉大作品。《安蒂岡妮》(Antigone)是筆者至愛的戲劇。曾唸其內容(英譯本)通宵達旦多次,每次都感動得熱淚滿臉。
  7. 請閱讀筆者在1999年的著作:《權威撼信念:不朽的衝突、不朽的領袖安蒂岡妮章讀後感》。地政學季刊2001冬季刊。
  8. 如讀者能把南宮博的《紅拂傳奇》、高陽的《風塵三俠》和Anders 的《完美變奏》一起來唸,當會感受到讀書之樂。
  9. 本書原名 “Perfect Enough” 實指一種產品-市場策略。一直以來,惠普在證實其產品的品質已達完美之前,不會把之推出市場。然而,卡麗所鼓吹卻是只要產品已經「夠好」(perfect enough) 便應推出市場,以免坐失先機。卡麗作出這個主張,惹起不少老「惠普人」的反感。“Above all, pragmatism ruled. In her lexicon, ‘perfect enough’ was a high compliment. It meant that people could stop fussing over every last detail in favor of charging into the marketplace with something that could beat the competition if it was launched with enough speed and excitement. Longtime HP executives took awhile to absorb this shocking new message.” (p.67)。 這策略雖惹起老惠普人的反對,卻正是Microsoft 賴以成功的策略。
  10. 內地把私人企業的Chief Executive Officer (CEO)譯作「首席執行官」或「總執行官」,讀之,使人有強烈的突兀感。私人企業的CEO,還是稱之為「執行長」為宜。
  11. 其餘五份之一,是有關狄克、其他角色和背景等的故事和描述。
  12. One of the great formative experiences of her life is “Stand tall. Stand alone if you have to. Always know that you can win a fight if you are right.” (p.54)
  13. The better Lucent fared, the bolder Fiorina got. A few months after Lucent went public, she told the Newark Star-Ledger that the breakup from AT&T was “like splitting the atom. It's releasing a whole lot of energy.” Old-timers. …grumbled that she was “driving beyond her headlights.” …. To her boosters, this ability to operate right on the dividing line between gutsy and outrageous was part of her allure. “There were people who resented her success.” …, “but she charmed the resentment right out of them.” (p.49).
  14. Usually, people who sustain such showmanship have an enormous inner sense of drama, seeing themselves as the central character in a never-ending struggle between god and evil. Fiorina could keep her bravado under tight control when she needed to, but during a mid-career master's program at MIT in 1989, a few classmates got an unforgettable glimpse into her psyche. In an elective course, business students were reading Antigone as a way to spur a class debate about life's toughest choices. Most classmates regarded the famous Sophocles play as an unbearable tragedy, in which the title character is driven to her death because she will not relinquish her beliefs before and unjust king. Their comments dwelt on the lost opportunities for compromise. Not Fiorina. She said Antigone's courage inspired her. “Carly related to that play to an extraordinary degree,” classmate Dan Hesse later recalled. “She felt it was almost autobiographical, this story of someone carrying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world on her shoulders. I used to tease her about it. I nicknamed her Antigone.” (p.49).
  15. 在文學所營造的世界中,筆者有兩個偶像,一是希臘悲劇中的Antigone,另一是《紅樓夢》中的王熙?。 兩人的相同處是聰穎、倔強、驕傲和潑辣。 參閱《權威撼信念:不朽的衝突、不朽的領袖安蒂岡妮章讀後感》,地政學季刊2001冬季刊。
  16. 這正是Microsoft 賴以成功的策略。
  17. 尤達(Yoda)是《星際大戰》主角天行者路克(Skywalker Luke)的師傅。
  18. “I have got him hooked!” Fiorina told herself as she flew back to New Jersey. (p.61)
  19. “Walter, she's going to ruin HP if this thing goes through,” Love shot back. “It won't be the company that your father and Dave built.” – p.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