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學書籍推介

蒺藜鐵靴 - Protect Your Achilles Heel

霍爾曼(William Foreman)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

這兒要推介的是 Dr. Wess Roberts (韋斯•羅伯茨博士)的著作,Protect Your Achilles Heel 1,一本以古希臘神話故事來解構領導統馭(御)術的書籍。它雖是一本薄薄的小書,其包含的管理智慧卻是不少。作者韋斯是有名的企業管理學學者,在猶他州立大學和諾伐大學的任教職,教授商業、教育和心理等課程。除了教學外,他還四處演說有關商業學和領導統馭學,而寫作更是他的事業的重要組成部份。

韋斯喜愛以古代英雄事蹟為管理典範,以之教導企業經理人如何運用領導統馭(御)術(leadership)來經營企業,帶領企業走上蓬勃興旺之路。他的另一本更有名氣的著作 Leadership Secrets of Attila the Hun,則以歐洲人的夢魘匈奴王阿提拉的事蹟為典範,說明甚麼是有效的領導統馭(御)。在 Protect Your Achilles Heel一書中,羅伯茨博士(下稱"作者" 或 "韋斯")仍舊在說領導統御,不過方式是以領導在道德上的缺憾來作反面教材,指出這些道德上的缺憾,是會摧毀領導的事業、名譽及其所服務的組織的。對領導的九大致命缺陷一一列出後,作者也像醫師一樣,一一列出有效的醫療方法,聲稱企業領導們如能好好地掌握其核心思想並能遵循實行之,當可趨吉避凶和當個成績彪炳的領導人。

在本書中,這個典範人物是古希臘英雄 Achilles (阿基里斯)2。阿基里斯是女海神 Thetis (泰蒂絲)和Myrmidons (馬密頓)國王 Peleus (佩琉斯)所生的兒子,具有半神半人的能力和特質:有著神的智慧和人的勇敢,但卻未能擁有不死之身,是其巨大的缺憾。泰蒂絲是偉大的慈母,為了保護阿基里斯,她想盡辦法賦予兒子以神力,使其免受傷害。在阿基里斯還是嬰兒的時候,她帶著他往神河進行浸泡,使他得到刀槍不入的特殊的神通。然而,由於她的過度小心,害怕嬰孩被水沖走,沒有把嬰兒放在水中浸泡,而僅以神河水濺向嬰兒身上的每一部份。或許因一時疏忽,遺漏了阿基里斯的腳踝,未有把神河的河水踫到該部份 3。就因為這個失誤,刀槍不入的阿基里斯就有了一處「罩門」,一可致他死命的缺陷。後來,阿波羅就以一箭向阿基里斯的腳踝,結束了這偉大英雄的生命。而阿基里斯的腳踝 (Archilles heel) 一詞,也就變成帶著致命缺陷的比喻詞。

不過,韋斯認為阿基里斯的致命缺陷不在其腳踝,而在人性上的弱點 - 他雖具有不凡的武藝和超群的勇氣,但卻因個人榮辱而拒絕和同僚合作,錯失戎機。又因只關心自己感情受傷,只憑感情用事而忘記了其遠征的目的(專案目標),行事不顧慮團隊的整體利益,結果無法掌控自己,並因此而無法發揮其超群的武藝,也喪失了保護自己的能力,終而斷送了組織的利益和送掉了自己的生命。韋斯把阿基里斯的性格和遭遇,放在現代管理學的天平上,評估其一生事蹟的績效,歸納得一主張:領導人有九種致命的缺陷,足以坑送其自己、部屬、公司等。這九種致命缺陷是:不忠 (Disloyalty)、貪婪 (Greed)、仇恨 (Hostility)、背叛 (Betrayal)、退縮(Withdrawal)、僵硬 (Inflexibility)、欺騙 (Deceit)、報復 (Vengeance),和高傲 (Arrogance)。這些缺陷,就像放置在路上的蒺藜般,表面上每個均無甚麼致命的殺傷力,但每個都足以洞穿全無防範的戰士的足踝,把其戰鬥降低,使其容易為敵所乘而喪命。

現在且先讓筆者簡略地描述阿基里斯這位曠世英雄的短暫但充滿了生命力的一生。然後再來簡介韋斯的主張。

特洛伊國的王子巴里斯 (Paris) 從斯巴達王宮裡,誘拐了絕代尤物海倫回特洛伊。海倫是斯巴達國王孟耐勞士(Menelaus)的妻子。此舉激起所有希臘人的憤慨,希臘城邦結成聯盟,推舉孟耐勞士的兄長,邁錫尼 (Mycenae)國王阿格曼儂 (Agamemnon)為盟主,組成阿凱安 (Achaeans古希臘人的別名) 聯軍問罪特洛伊 (Troy)。

為了得到更強大的作戰力量,並因應先知所言:如要獲勝,必須得到阿基里斯之助,阿格曼儂便派出專使邀請阿基里斯親自督領其馬密頓國軍前往參戰。禁不住友好的遊說,阿基里斯答允參征。泰蒂絲聞訊,力勸其愛子不要親自遠征。阿基里斯為慈母說動,答應母親不參加遠征。他不惜毀約棄盟,藏匿史凱洛斯島 (Isle of Skyros) 以逃避盟主的催駕。

盟主阿格曼儂見不到阿基里斯的大軍報到,頗為惱怒。他需要阿基里斯的加入,才可算組成了完整的希臘聯軍,才有機會打敗特伊洛。決派尤利西斯 (Ulysses) 找尋阿基里斯。尤利西斯為人聰敏,是阿基里斯好友。他很快便在凱洛斯島找著阿基里斯,並說服阿基里斯背負對母親的承諾,起兵追隨阿格曼儂遠征。

聯軍除圍攻特伊洛外,還攻打其周鄰的盟邦,不時作出突襲,劫掠後者的財物和婦女。九年苦戰,特伊洛的鄰邦受害不輕。在一次希臘人的劫掠後,阿格曼儂和阿基里斯除分得物質性的戰利品外,還分別分得克莉賽施(Chryseis) 和布莉賽施 (Briseis) 兩女俘虜。克莉賽施是克律塞城阿波羅神廟祭司克里色斯 (Chryses) 的女兒,克里色斯在向阿格曼儂要求釋放女兒事不果並受辱後,求阿波羅神向希臘人降禍。阿波羅便向希臘軍營不斷施放瘟疫神箭,九天裡使不少希臘士兵染上瘟疫死去。

第十天,阿基里斯成功地召開聯軍最高將領會議,要求阿格曼儂釋放克莉賽施以息神怒。阿格曼儂雖極為震怒,仍能因應形勢而同意把克莉賽施釋放,不過卻以取得阿基里斯的布莉賽施為條件。最後,他以長官的身份把布莉賽施強行奪去。阿基里斯在悲憤之餘而無計可施,宣佈不再參加戰鬥。

回營後,阿基里斯憤恚難平,詛咒阿凱安聯軍 (Achaeans)必因屈辱了他而慘敗,並發誓在他們向他哀求前,他決不會施以救援之手。詛咒逐漸生效,阿凱安聯軍連戰失利,有覆沒的危機。阿格曼儂向阿基里斯道歉,退還布莉賽施並送上大量禮物,請求阿基里斯給予和解並出兵援救。然而,阿基里斯仍為仇怨心所困,不能回心轉意。他拒絕了和解,仍按兵不動,坐視聯軍被特伊洛軍所屠殺。

帕特洛克魯斯 (Patroclus),是阿基里斯的副將,也是他最親密和摯愛的好朋友,不忍見到阿凱安人作無必要的犧牲,也深知阿基里斯只是仍在嚥不下一口怨氣,一時改變不了主意而已。為了解開僵局,他說服了阿基里斯准許他以主帥的身份來出戰。經不起帕特洛克魯斯的苦苦哀求,阿基里斯終於授權帕特洛克魯斯穿上主將的盔甲出戰。不過,他在作出授權時,一再要求帕特洛克魯斯在取得小勝後,須立即回營。帕特洛克魯斯一進戰場,便得小勝,挽救了不少同袍的生命。然貪勝不知退,忘記了阿基里斯的告誡,終在深入敵軍陣地,孤立無援的情況下為特洛伊大將赫克特 (Hector)所殺。

阿基里斯聞帕特洛克魯斯的死訊,悲慟欲絕。他的詛咒實現了,但也使他失去了摯友:

『我最親愛的戰友,我最敬重的,視如己命的好友帕特洛克魯斯如今死了,我在其中得到了甚麼樂趣? 我失去了他 ....。』

在悔恨、自責中,阿基里斯決定重投戰場,不是為了與盟主阿格曼儂和解,而是為了把赫克特殺死,以慰死去的帕特洛克魯斯之靈。

慈母泰蒂絲以神通的力量來到阿基里斯的面前,哀求他放棄如此可怕的念頭。她說,命運己把阿基里斯和赫克特的生命鎖定了,殺死赫克特也就意味著阿基里斯的生命也要快將完結了。但此時的阿基里斯已完全為仇恨所燃燒和悲憤所蒙蔽,不能接受母親的說辭了。

滿腔怒火和仇恨的阿基里斯,在衝進戰場後,就如一輛橫衝直撞的流動殺人機器,把任何踫見的特伊洛人輾斃、壓至粉碎。終於,他在特伊洛城前遇上了赫克特,除把他殺了外,還盡情侮辱他的屍體。

然而,殺了赫克特和侮辱他的屍體,並不能完全釋放他的仇恨,因為他了解,他自己才是使其好友死亡的真正因由。終在戰場上,遭太陽神阿波羅一箭把其腳踝射穿時,其仇恨之火才得熄滅。4

在分析了阿基里斯的成敗後,韋斯的結論是:領導人在人格上的缺陷,足以抹殺乃至斷送他的成就。因此,他應好好地分析自己有沒有上述的九大缺陷,如有的話,他就應裝備好自己,配備盾牌(穿上鐵靴)以保護自己的足踝,使免受蒺藜的刺傷。所謂穿上鐵靴,就是配上裝備、保護自己之意。他主張,為了有效地防止九大弱點對領導人做成的任何傷害,領導人應配備以下九面盾牌,作護身之用:許諾(Commitment)、無私(Selflessness)、合作(Cooperation)、正直(Integrity)、堅忍(Rigor)、變通(Flexibility)、誠實(Honesty)、尊重(Respect),和謙遜(Humility)。

(一) 以許諾治不忠 (Commitment v. Disloyalty)

在韋斯的筆下,阿基里斯是一位不忠不義的領導人。他一再向盟友、朋友和母親等許諾,但卻一再背叛了其所許下的諾言。例如,他承諾了其領導軍隊加入阿凱安聯軍,向特洛伊作戰。然而,一經母親的勸告,便立即改變主意,逃避聯軍統帥的召喚。在歷史上,「忠孝」往往是難以兩全的,而就孝違忠亦可博取人同情的。若阿基里斯為了盡孝而逃避軍役的話,或許他還有話可說,不幸的是:他的逃役卻只是相信自己作為領導級人物,是有推翻自己作出承諾的特權的!他為自己的行為辯護:

『神祇做決定,凡人作遵守。神祇有權力選擇他們要守的誓言,也有權選擇對某些誓言不予遵守的權利。』

不過即使他是作了如斯說,那只是夜行人吹口哨,自我壯膽而已。在其內心深處,他也有點兒忐忑不安的。故此,當尤利西斯找到了他的時候,他很容易便被說服回歸大隊。這次,他再度背叛,背叛了他的母親!

韋斯認為,作為現代企業的領導,自然有權要求其部屬向其許諾盡忠和拼搏。但這權利並不是憑空可得來的。部屬在承諾向其領導效忠並為其拼搏工作的同時,也要求其領導承諾對他們的職位和報酬作出保證。他指出,企業僱員並不天生憤世嫉俗,他們相信領導和僱員間應當互相信賴和互相依賴:僱員努力工作,領導保障他們的生活。不幸的是,現在的企業多只要求僱員忠誠。他舉IMB為範例:1980年以前,IMB主張只要僱員忠於公司,公司的領導層就會保障他們的生活。今天,IBM領導層以「有效管理」來解僱職員,但領導層各人卻可因此而獲得巨額的薪津和花紅。他憤憤不平地道出,IMB並不是孤立的例子。通用汽車、Wal-Mart、寶鹼(P & G)等等的領導人,分別以甚麼「生涯轉換計劃」、「正常薪給調整」、「加強全球效率」等等的方案,以所謂改革為由,解僱了成千上萬的僱員,而他們自己卻從中得到大幅的薪金或紅利等的增加。

韋斯對上述機構的所謂改革不以為。他說,以背叛部屬的權益來增加績效只能在短期內有效,長遠來說,這會使企業各階層的關係瀰漫著猜疑,人人都變得神經緊張;有功相爭,有過相諉;或在上班時為跳槽作準備等。

韋斯主張,領導人應忠其許諾,不應毀掉諾言或對事置身事外。他指出,作為有效的管理人,無論在順境還是在逆境之中,均應堅定不移,使其部屬有所依靠。他說,領導人保護其「腳踝」之道在於做到以下幾點:

  1. 忠於領導意識;
  2. 承擔和果決;
  3. 忠於部屬;
  4. 遇困先行、不囿先例;
  5. 不諉過推脫;
  6. 情況惡化致需要犧牲某些僱員時,也應正派地去幹。

(二) 以無私治貪婪 (Selflessness v. Greed)

阿格曼儂因要奪取布莉賽施而和阿基里斯鬧翻。兩人都不以其部屬和同胞的福祉為念,只以個人榮譽和情緒為他倆的行為的嚮導。先是,阿格曼儂為了克莉賽施而開罪了太陽神阿波羅,致不少希臘人因此而死;至要放棄克莉賽施以息神怒時,他卻要奪取布莉賽施來補償他的損失。阿基里斯不堪屈辱,又不能冒上犯上之名,在憤怒之餘宣佈脫離戰鬥。阿格曼儂和阿基里斯的領導弱點,如出一轍 - 貪婪。他們都認為自己有權囊括戰利品,而毫不關心在這過程中,有多少部屬被糟蹋。

韋斯指出,現代企業中也有不少領導,只為囊括戰利品而不惜犧牲員工。他舉出的例子有美國電報電話公司的 Rober Allen;時代華納集團的 Steve Ross,及其他不具名的大企業領導人等,指責他們如何通過犧牲部屬甚至公司的利益來攫取其個人的戰利品。他認為,貪婪會引發怒氣和憎恨等不良情緒,終而會斷送了企業的前途。他說為了克服貪婪,領導們應實行:

  1. 公平的利益回饋;
  2. 防止貪婪的引誘;
  3. 不竊據部屬的功績;
  4. 提倡社會責任; 和
  5. 高位者應先作犧牲。

(三) 以合作化解仇恨 (Cooperation v. Hostility)

阿基里斯和阿格曼儂的決裂,瓜分戰利品只是導火線。真實的原因在兩人長期地互相仇視、互相嫉妒。阿基里斯指阿格曼儂優柔寡斷,上陣膽怯,躲在部屬後頭來作戰。但在分發戰利品時卻搶先擇精揀肥,攫奪最好的和最多的戰利品。阿格曼儂則指責阿基里斯恃功橫行,凌主欺眾和桀驁不馴。 兩人誰也不服誰,誰也意圖挫敗對方的銳氣,故借克莉賽施和布莉賽施事而決裂。就是這樣,兩人把原應面向敵人的怒火向內燃燒,使團隊精神破壞無遺。

韋斯指出,現時有不少組織的內部,存在著劇烈的競爭,這是不健康的現象。劇烈的內部競爭,分散了團隊成員的集合力量,使他們勇於對內而怯於對外。在有內部競爭的情況下,每位成員都是在設法佔同僚的上風,並為達此而不惜互相攻訐,使團隊的效率下降,使企業目標失誤。他主張,為了企業的前途,領導人應避免鼓勵內部競爭的產生。他更進一步指出,即與外部同行進行競時,也要避免作割喉式的競逐,因為這只會造成兩敗俱傷,對企業並無有效的益處。

基於以上所說,韋斯主張以合作取代競爭。要達到有效的合作,領導人應做到以下四點:

  1. 建立共識;
  2. 私底下處理不滿;
  3. 不濫用權勢; 和
  4. 不以個人喜怒來聆聽批評。

(四) 以正直防背叛(Integrity v. Betrayal)

阿格曼儂在希臘聯軍高級將領會議中,以極跋扈的姿態欺壓阿基里斯,聲言要以主帥的身份奪取阿基里斯的戰利品 - 布莉賽施。席間,眾人皆懾於盟主的權威,雖不同意阿格曼儂的行為,但卻噤若寒蟬,沒有人為阿基里斯仗義執言,即他的友好尤利西斯和亞傑克茲 (Ajax) 也沒有站在他的一邊助他抗爭。阿基里斯恨極了,在拂袖而去之前,發出警告:

		
『阿凱安人將因失掉了我而痛心。

在赫克特腳下死傷百計之際,

你們將懊悔而肝腸寸斷。

惟你們只能困惱無助,

因為,你們侮辱了這遠征軍中最佳的戰士!』

阿基里斯的警告並沒有收到甚麼效果,眾高級將領仍然效忠於盟軍的最高領袖阿格曼儂,他們默不作聲地讓阿格曼儂從阿基里斯手中奪去布莉賽施。

在憤恨和眾叛親離等的複雜情緒的影響下,阿基里斯獨自蹣跚至海邊狂號。他向母親海洋女神泰蒂絲傾訴委屈,要求泰蒂絲尋求宙斯的幫助,使特洛伊人打敗阿格曼儂和那些不知好歹的阿凱安人。阿基里斯在極度憤怒和怨恨的狂亂情緒下,已不在乎他的呼號實是在詛咒其同族兄弟和好友。或許,他認為阿格曼儂侮蔑了他,是該死的;他的好友,在他需要他們聲援時卻不作一言,也是該死的。他們負了我,我為什麼還要在乎他們?

阿基里斯的故事,在現代企業生涯中不斷重覆地上演。某企業的最高管理會議在進行中,商討公司業績因執行長的失誤而滑坡一事。中有某高級經理指出執行長的錯誤,要求他承擔責任,向最高管理會議道歉。誰料,執行長大發雷霆、反唇相稽,大數該高級經理的不是,說要撤銷其某些權力。在執行長大發雷霆之怒時,其他高級經理雖不同意執行長的所為,卻默不作聲,任由他盡擺領導人的威風。結果怎樣?那位倒楣的高級經理不僅在會上被侮辱,在事後且被撤銷了某些權力和權利。該高級經理除感到屈辱外,還有被(其他高級經理)出賣的感覺。在這情緒的影響下,他可能會進行一些報復的行動。這些行動或是直接針對執行長,但其衝擊力卻可衝擊遍至管理階層中每一人,乃至整個企業,但他已不在乎了!

韋斯指出,這類行徑是背叛性質的。它源於魯莽和個人主義:我要給你們點顏色看看!這背叛行徑雖只指向某些人,對企業所造成的弊害卻很大。要命的是,阿基里斯是不會認為他的行為是錯的,因為他的行動是為了「正義」而作的!韋斯認為,為了防止這些基於自我膨脹的「正義」所帶來的禍害,所有領導人應告誡自己不應再蹈此覆轍。他們可以用正直 (Integrity) 之盾牌來防禦之。這面正直之盾是由以下的幾個元素打造而成的:

  1. 全面性公平;
  2. 不以背叛易背叛;
  3. 禁制自己恃才傲物或恃勢淩弱;
  4. 情緒激動時不作任何決定或任何針對性的行為。

(五) 堅忍勝退縮 (Rigor v. Withdrawal)

在遠征軍中,阿基里斯是武藝最高強的將領。他的士兵也是聯軍士兵中最勇猛的士兵。但現在,阿基里斯宣佈按兵不動,馬密頓士兵便只好當個旁觀者。但這並不是一種好受的滋味。勇猛的馬密頓士兵上不得戰場,只能逗留在營地裡聆聽遠方戰場上的廝殺,是令他們感到難堪的。他們在依稀中,還可聽到己方盟友的士兵被殺的呼號。在此情況下,他們不僅心痛如絞,且感到差愧。他們口雖不言,心中卻有怨懟:阿基里斯因慍怒而退縮。但因他的退縮而產生的恥辱和污衊,不光是落他本人的頭上,也會套在其部屬的頭上。

韋斯提醒我們,不少位高權重的領導人物並不一定是英明神武或深謀遠慮的。他們偶然也會作出如小兒般的行徑,特別是在其心有所願而事卻不遂的時候,他們便因此而惱羞成怒,做出一些損人利己乃至損人不利己的事。他說,像阿基里斯因憤恨而鬧情緒的現代領導人實在不少。他指出,這些領導大多心胸狹窄、性情狡詐、多疑善變、喜怒無常、著迷細節、逃避承擔和遇事退縮的人。這種領導人的部屬是不會真誠地效忠於他的。作為領導人,不僅須向其組織負責、向其個人負責,也須向其部屬負責。個人不能也不應以其組織或部屬的榮辱作為換取個人榮譽的注碼,因為那是出賣組織和出賣部屬的行為。

韋斯主張,經理帶領團隊工作,一定要專心致志與竭誠地奉獻。遇有問題不應退縮,因為問題是不會自行解決的,而解決問題就是領導的責任。他指出,作為領導,即使所遇到的事是如何使他屈辱,也應咬緊牙關應付過去。要做到這點,當經理的就應做到以下幾點:

  1. 奮戰到底;
  2. 戰勝挫折;
  3. 昂揚士氣。

(六) 變通解僵硬 (Flexibility v. Inflexibility)

阿格曼儂大軍一再受挫敗,己被特洛伊人驅趕至海岸處。老將奈斯特爾 (Nestor) 和一些將領向阿格曼儂進諫,要求他主動把克莉賽施退還阿基里斯,再送禮物來和後者言和。阿格曼儂明白這諫言的絃外之音就是,若他再不與阿基里斯和解,一場叛變即會發生。他迅速地接納奈斯特爾和一干將領的要求,派出尤利西斯和亞傑克茲 (Ajax) 帶上禮物往謁見阿基里斯,傳遞阿格曼儂懊悔的表示和諒解的訊息。阿格曼儂想通了,阿基里斯呢?

阿基里斯不為所動,拒絕和解。他不僅仍在生阿格曼儂的氣,且在生尤利西斯和亞傑克茲的氣。他們是我的老朋友,也知曉事情是阿格曼儂的不對,為什麼在我需要他們聲援我的時候,不站在我的一邊? 他們現在需我了,才把我視作朋友? 這樣的朋友要來幹啥? 仇恨和怨懟仍在佔領著阿基里斯的心靈,他毫不通融地說了「不」!

韋斯舉出了不少例子,說明不少強大的企業因不能因應時勢的改變而作出改革,以至喪失了市場、葬送了企業的動力。他特別提及在汽車業和電腦業中的兩「巨人」,人們只要提及它們的名字,便會聯想到它們的產品;又或當人提及該些產品時,人們便會想起它們公司的名字。他說,這樣的成就是了不起的。但是這兩公司在得到了一定的成就後,便自我膨脹起來,認為它們是消費者的喜好,乃至是顧客期望的擺佈者和塑造者,拒絕接受顧客是有自由選擇其喜好和決定其期望的權利 - 我給你們什麼,你們就得用什麼! 就是這樣,它們便失去顧客,失去市場的有效佔有率。局面變成這樣,是因為該等公司的領導人迷信過去的成就,抓著過去的光榮而不抓住新機會,終而使公司的業務停滯不前甚至退步。

韋斯強調,企業領導人應懂變通,並以之來克服「僵硬」這個人性弱點。他主張,當領導的人,應能掌握以下幾點:

  1. 勇於嘗新;
  2. 開發創意;
  3. 接受教訓;
  4. 尋求點子;
  5. 不信定數。

(七) 誠實勝欺騙 (Honesty v. Deceit)

雖然,阿基里斯拒絕與阿格曼儂和解,並維持其旁觀戰爭的決定。然而,當他看見希臘聯軍的一再吃敗仗,負傷的士兵不斷地在他的營房走過時,戰死士兵的屍體也不斷地被抬著走過其營房。見到如斯景像,他不禁有點兒自責。他曉得,如有他參戰,希臘人的死傷數字應可大大地減少的。但他實在擺脫不了那受損的高傲和蒙垢的榮譽所帶來的夢魘,不能放下自尊來改變主意!

他的副將兼知己帕屈洛克魯斯 (Patroclus) 了解他的痛苦和難處,向他建議由他代為出戰,說這樣做除可維持阿基里斯的尊嚴和立場外,還可在希臘人死傷殆盡之前挽回劣勢。阿基里斯並不願意給予帕屈洛克魯斯這樣的授權,因為他知道帕屈洛克魯斯並沒有代他出征的能力,更不是特洛伊大將赫克特之敵手。惟經不起帕屈洛克魯斯苦苦哀求,終作出了授權,准許穿上主將的盔甲並以他的名義來出戰。

特洛伊人乍見馬密頓兵馬的出現,又見「阿基里斯」勇不可當的衝殺過來,便向後撤退。帕屈洛克魯斯大獲全勝,救了不少阿凱安聯軍的士兵。不幸的是,他貪勝不知危,隻身追逐敵人,終獨身陷入特洛伊人的重圍中,被識破身份後奮戰身亡,為赫克特所殺。

阿基里斯聞訊大慟,自責不已。作為帕屈洛克魯斯的好友和上司,他深知帕屈洛克魯斯並無能力去應付挽救阿凱安聯軍的任務,因為他並不可能是赫克特的對手。因此,他向帕屈洛克魯斯授權執行如此任務,和叫他送死是沒有什麼兩樣的。阿基里斯之所以作出授權,一半是因經不起帕屈洛克魯斯的哀求,另一半卻是心存僥倖,希望帕屈洛克魯斯可為他解決其兩難(個人尊嚴與民族責任)。他以為帕屈洛克魯斯在穿他的甲冑下,應可騙過特洛伊人、騙過赫克特。這樣不就是可以解決了問題嗎!

阿基里斯的決定,是掩耳盜鈴的行為。結果,他騙不了特洛伊人、騙不過赫克特,也騙不了自己。他騙了的只是其好友帕屈洛克魯斯,使他自以為有了授權,就是有了阿基里斯的能力。他的不自量力和見好不收,終把其生命送掉了!

韋斯主張,領導只應向有能力的人授權執行任務。授權下屬執行只有自己才有能力執行的任務,使自己擺脫或避免履行一些不愉快或困難的任務,是一種領導欺騙的行為。這也是說,作出如此授權的經理是作了領導欺騙,作出了不道德的行為。他指出,為了防治這領導弱點,經理們應把行事須「誠實」、授權須「誠實」這些座右銘銘記在心,並身體力行來履行之。這裡說的「誠實」,是包括以下的要素:

  1. 承擔責任後果;
  2. 只向夠格的部屬授權;
  3. 誠實地面對難題(而不是逃避或把難題卸給下屬來處理)。

(八) 尊重優於報復 (Respect v. Vengeance)

赫克特殺死了帕屈洛克魯斯後,穿上了從死者身上剝下來的阿基里斯的盔甲,昂首闊步地追殺希臘人。

此時,阿基里斯決定和阿格曼儂和解,並誓言要為帕屈洛克魯斯報仇。他對阿格曼儂和高級將領會議說,將要血洗特洛伊城,為所有死去的希臘人報仇!隨後,阿基里斯領兵殺上戰場,把特洛伊軍殺得落花流水。終給他遇上了身穿其盔甲的赫克特,便撲上前與廝打。最後阿基里斯殺死了赫克特。臨終時,赫克特要求阿基里斯把其屍體交還其家人安葬。阿基里斯冷酷地拒絕了。他剝光了赫克特的衣服,以繩索綑綁著屍體的足踝繫住戰車奔馳。

隨後,阿基里斯為帕屈洛克魯斯舉行葬禮,再以戰車拖著赫克特的屍體來繞圈。此後的十一天,他都作同樣的行為,極盡侮辱赫克特的屍體的能事。第十二天早晨,特洛伊國王普利安 (King Priam) 帶同禮物要求贖回其子赫克特的屍體。面對滿眶淚水、白髮蒼蒼的老國王,阿基里斯的態度軟化了,終讓其領回赫克特的屍體進行安葬。

在上述的戰役中,阿基里斯以勝利者的姿態,對失敗者盡情侮辱。他在復仇之火的燃燒下,忘記了對人 - 即敵對者也應尊重的道理。不論在古代或是在現代,尊敬敵人,始終是領導者應該表現的風範。

對人尊重這點,更適用於管理部屬方面。作為領導人,不要恃權對部屬頤指氣使。即對表現低劣的下屬也應留有餘地,不宜因其能力或表現差勁而以報復之心而大罵。這樣做並不能使其改善表現,反使其懷恨於心而進行報復。

阿基里斯的事蹟,實是其個人的報復史。他因遭到上司阿格曼儂的侮辱而實行「按兵不動」的報復,此舉使其盟友作出了不少無謂的犧牲。再是,為了帕屈洛克魯斯之死和盔甲被奪起仇恨和恥辱,而向赫克特展開報復。報復之火、雪恥之恨,使他拒絕聽從母親的勸告。為了報仇,他已不計一切的要把赫克特手刃,即使這樣做的代價是他自己的毀滅。

韋斯主張,為了防止遭「報復」這個領導弱點所害,經理們應以「尊重」為護盾。這個護盾是由以下的要素打造而成的:

  1. 員工是人,不是生產的機器;
  2. 不以報復之心來管理業務;
  3. 抱同情心來對人對事。

(九) 謙遜勝高傲 (Humility v. Arrogance)

赫克特死後,特洛伊再無勇將可領導軍隊對抗希臘聯軍了。在此徬徨無依之際,他的姪兒依索匹亞國王孟駑 (King Manon) 親率大軍前來支援。孟駑和其大軍以勇猛善戰聞名於世,惜今次遇上的是阿基里斯及其馬密頓大軍,才一交鋒便一敗塗地。孟駑戰死,其軍隊潰散。

阿基里斯已陷入瘋狂的狀態,誓要攻陷特洛伊城、屠盡特洛伊人才罷手。太陽神阿波羅是特洛伊城的守護神,為了阻止屠城事件的發生,祂特從天界走了下來,要求阿基里斯停止攻城。阿基里斯為最近一連串勝利衝昏了頭腦,向著太陽神咆吼,並以利矛威脅祂,說祂若不放棄阻撓,便要祂一嚐鮮血的滋味。話聲剛落,他便衝向特洛伊人大開殺戒。太陽神阿波羅對他已忍無可忍了,便借某一機會向阿基里斯的腳踝射了一箭,結束了這半人半神的一生。

阿基里斯是舉世無匹的英雄,這個評價從來沒有人作出懷疑。他具有半人半神的神通,但他仍然是一個會死的凡人,有著凡人的弱點 - 「腳踝」。一連串戰鬥的勝利,使他躊躇滿志,自以為天下無敵。這樣便使他昏了頭腦,竟敢向不死之神阿波羅挑戰。這膽大妄為的舉動,把其寶貴的生命斷送了。

韋斯認為,具有傲氣的領導固然是成功的條件,但這種傲氣在超越常軌的界限的時候,是會為領導帶來失敗的命運的。因此,這傲氣是要受到一定的抑制才可。他進一步指出,沒有一定抑制的高傲,會使領導人產生沒有眼光、虛假和不實的無敵感,也使他失去謙遜之心,人也變得霸氣,以為自己是不可一世的霸主。這樣,忠誠、道義和睿智等便會離他而去;他開始變得多疑善變、看不起不及他的朋友、同僚、下屬。到了這個情況,他的朋友、同僚、下屬也會捨他而去,使他獨自作其唯我獨尊的春秋大夢。最後,挑戰來了,這個孤獨的霸王,因孤立無援而一敗塗地以告終。

在現代企業生涯中,團隊領導的英明領導只是團隊成功要素之一。團隊的成功還是團隊每一成員努力的結果。當領導人的應以謙遜為本,承認部屬的貢獻,承認其個人能力的局限性。要做到謙遜的領導,就應僅記以下幾點:

  1. 成就是團隊合作的結果;
  2. 合理地和恰當地對下屬作出授權;
  3. 了解個人能力是有限這個道理;
  4. 不過份抑制具有能力的下屬;
  5. 緊記沒有人是「不可以被取代」的這個事實。

結語

Achilles Heel不僅是領導的弱點,也是人性的弱點。這弱點伴著我們而生,隨著我們成長,直至死亡。當我們闖上事業生涯之路時,這弱點會隨時要我們的命,因為在那事業生涯的路上,佈滿了有毒的蒺藜,只待我們一不小心便讓我們踏上了,那麼,我們的生命(事業)便有機會完蛋了。這些有毒的蒺藜,多種多樣,以韋斯的說法,主要的有以下九種:不忠(Disloyalty)、貪婪(Greed)、仇恨(Hostility)、背叛(Betrayal)、退縮(Withdrawal)、僵硬(Inflexibility)、欺騙(Deceit)、報復(Vengeance),和高傲(Arrogance)。對企業的領導來說,這九種毒蒺藜的每一種,給刺上了都是足以致人於死命的。幸好,我們有了韋斯這本Protect Your Achilles Heel的書,給我們指導了九種防治方法:許諾(Commitment)、無私(Selflessness)、合作(Cooperation)、正直(Integrity)、堅忍(Rigor)、變通(Flexibility)、誠實(Honesty)、尊重(Respect),和謙遜(Humility)。這九種防治方法具有針對性,善用之,可使我們免受上述的毒蒺藜所刺傷。

誠然,在這個力求快速得利的資本主義社會裡,事事以許諾、無私、合作、正直、堅忍、變通、誠實、尊重,和謙遜等來行事,不免會被譏為迂腐。不過,它們確是有效的防刺鐵靴。穿上它們來走路雖有點兒笨相,乃至會被人取笑。但它們也會為穿上它們的人帶來安全和穩重,使人羡慕和尊重。說到底,許諾、無私、合作、正直、堅忍、變通、誠實、尊重,和謙遜等,實是偉大人格的表現,只有偉大的人才可擁有它們!願讀者們都能擁有它們和穿上它們!


  1. Wess Roberts, Protect Your Achilles Heel, Andrews and McMeel, USA, 1997.

  2. 對古希臘神話和睿智慧有興趣的地政經理讀者,可參讀以下的作品: (1) Homer, The Illiad, English translation by E.V. Rieu, Penguin Books, Middlesex, England, 1950; ( 2) G. Murray, The Rise of the Greek Epic, 4th Edition, Oxford, 1934; (3) H. Lloyd-Jones, The Justice of Zeus, Berkeley, 1971; (4) W.F. Otto, The Homeric Gods, English translation by Hadas, London, 1954; (5) Jesper Griffin, Homer on Life and Death, Oxford, 1980. 筆者在二十多年前曾研習古希臘神話和詩歌,此後只間有涉獵,故除Jesper Griffin作品外(也是近二十年前的了),只能列出數十年前的有關著作。在此要特別指出,地政專業也可在古希臘神話中找到地政專業的神祇的,那是女神雅典娜(Anthena)。原來,雅典娜除了是智慧、藝術、學問和戰爭的女神外,還是職司土地及產業管理的女神。或許地政學會的理事會中人對此點會有興趣研究吧!

  3. 也有說泰蒂絲(Thetis)在夜間以天火燒他,在日間以神膏塗之,使他的人類成份燒掉,再以新生的天神成份代之。然在最後一夜,當要燒阿基里斯的腳踝時,被不知就裡的佩琉斯(Peleus)發現,大叫大嚷來阻止她,至她功敗垂成。泰蒂絲一怒下,離開丈夫回歸其海中王宮去!就是這一點的失敗,阿基里斯的腳踝便不具神力,成其致命的弱點。

  4. 上述故事,除部份引述了Wess Roberts的Protect Your Achilles Heel內容外,主要還參考了E.V. Rieu (英譯)的Iliad, 一本筆者極為喜愛的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