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必達加西亞:An Mission to Make a Message Delivered
推介閱讀 Elbert Hubbard 的《A Message to Garcia》

袁紹基N著

Elbert Hubbard 是美國管理學作家先驅之一。 他在上世紀初寫下的名著《A Message to Garcia》,至今還是高踞暢銷書之列。 據美國《出版商周刊》和《哈奇森年鑑》在2000年所做的評估,《A Message to Garcia》1並不因年代久遠而湮沒於書林中,反之它仍高踞美國出版史中最暢銷書的第六名。 即在今天的 Amazon.com 網路書店上,《A Message to Garcia》仍是暢銷書之一。 可以這樣說,Elbert Hubbard 因《A Message to Garcia》而名垂不朽。

在今天,Elbert Hubbard要憑《A Message to Garcia》才令人知道世上曾有這號人物。 但在上世紀的美國,他可是赫赫有名的文化人、政治人和富人。 除著書立說外,Elbert Hubbard 還從事出版的生意。 他長袖善舞而富甲一方。 他開設的Roycroft Shop以出售貴價精裝書籍而聞名於其時。 他作為出版人、主筆兼編輯的《The Philistine》 和 《The Fra 》不僅使他贏得聲譽,且因它們都是很暢銷的雜誌,也為他帶來財富和巨大的影響力。除本文所要推介的《A Message to Garcia》外,《Which Kind of Person Are You?》、《Little Journeys to Homes of the Great》等也是是他在管理學和文學方面的遺澤,長期為人所閱讀和談論,沒有因歲月問題而被人遺忘。

在《A Message to Garcia》書中的歷史背景,是美國和古巴。其時,古巴是西班牙的殖民地,而西班牙則仍是歐洲強國之一。 在古巴的西班牙人,仍維持自哥倫布以來的統治的手段,以高壓且殘忍的方式來?奪當地住民的權益。 對此,一向以捍衛民主、以驅逐「外來勢力」干預美洲政治為其願景(Vision)的美國政府感到不滿,有意推翻之。 為達此目的(Objective),美國政府有意和古巴反抗軍的領袖加西亞將軍 (General Garcia)結盟,以共同的力量來推翻西班牙殖民地政府。 要達到這樣的目的(Objective),首先必須和加西亞將軍取得聯繫,表示美國政府的意向。 在此背景下,總統挑選了羅文中尉 (Lieutenant Andrew Summers Rowan)做信差,指令他潛入古巴與加西亞將軍聯絡,合計反西班牙。 為了完成任務(Task)、達成使命(Mission),羅文不顧一切危險,在全無支援的情況下,徒步孤身深入戰火連天的異地三個星期,終能克服萬難,把總統的信送交古巴起義軍的加西亞將軍。 羅文中尉完成了這一項幾不可能達成的任務(Task),把信送到目標收信人的手上,也成功地說服加西亞將軍,成功地達成使命 (Mission),促成古巴革命軍和美國結盟來對抗西班牙,使美國政府驅逐西班牙的願景(Vision)也得以實現。美國政府以羅文功不可沒,授其傑出軍人?章。

在上文中,筆者不厭其煩地,且重複地使用了願景(Vision), 使命(Mission), 目的(Objective), 任務(Task)等管理學名詞,希望藉此可以澄清該些名詞的涵義,避免因歧義而產生不必要的爭論2。 須指出,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同一樣的事件或結果,是可以使願景(Vision), 使命(Mission), 目的(Objective) 3, 任務(Task)等同時達成的。 羅文的「送信給加西亞」就有著這樣的效果。 還必須指出,願景(Vision)是類似佛教徒所說的「大宏願」,是一種遠程式和宏觀式的願望,有時也可譯作「遠景」。 構成願景(Vision)的因素有: 價值觀(Vision of Values)、使命(Mission)和目的(Objective)。價值觀(Vision of Values)是一套文化規範(Culture)和行為準則(Norms),指導企業及其成員的行為和努力所要達至的方向。 使命(Mission)是活動綱領,目的(Objective)是奮鬥焦點 (Focus),而任務(Task)則是要把目的(Objective)變成現實的活動。4

通過《A Message to Garcia》一書,Hubbard 指出,真正的英雄就是那些完成使命(Mission)的人。 送信,只是一種象徵,一種忠於職守、承諾、敬業和榮譽的象徵。 即以一般職場工作者來說,羅文中尉的表現,專業極了。 在接到上司要送信的任務(Task) 命令時,他只知到加西亞將軍(General Garcia)是古巴反抗軍的領袖,他並沒有問:「在哪裡可以找到他?」「他的長相怎樣?」「用甚麼方法和他聯繫?」「怎樣可以到達那兒?」「有什麼支援和掩護?」,更不會說「為什麼要選我負責此任務?」「事成後有什麼獎賞?」羅文在接到命令後,即搜集有關的情報資料並著手計劃和部署出發 – 在當天就要出發。

在《A Message to Garcia》一書中,Elbert Hubbard 對羅文的表現,給予極高的評價,指他是一位極為優秀的部屬。 蓋優秀的部屬,並非來自博學,也非得到高人指點或傳授錦囊妙計。優秀的部屬在接到任務後,只會挺著腰板前進。 他們會因上司對其信任而向他效忠、向其任務盡忠,果敢地且全力地執行上司要他完成的任務。5

羅文曉得,他的任務實在非危險。 他這樣分析情勢:西班牙與古巴殖民地政府和美國政府還沒有宣戰。 在兩國政府還不是交戰國的情況下,如途中有任何閃失,他不僅沒法把事情說清楚,且其生命和名譽都難以保存。 尋求書面指示或證明,可以有一定的保障。然而這並不是專業人員所應為之。專業人員應以接受任務、承擔責任為其應所為,並以完成任務為榮譽和目的,尋求書面指示或證明,是非專業人所為。羅文深知,他的任務是危機四伏的:在執行送信任務的過程中,如他不幸在途中被殺,他的上司瓦格納上校(Colonel Arthur Wagner)乃至麥金萊總統 (President McKinley) ,都只能在私底下為其被殺而表示哀痛。 他們決不承認羅文是在執行任務的,更不說會就其犧牲而給他家人一些什麼安慰或補償。 又或羅文中尉即在經歷了萬難之後,但由於多種原因而使完成任務變成不可能,例如當他到達西班牙起義軍的大本營時,加西亞將軍已死等,他也決不可能得到任何「獎賞」! 在另一情況下,如羅文中尉在送信途中遭西班牙軍捉個正著,不僅未能送達書信,且該書信也為西班牙軍搜獲,身心和肉體都受到折磨,是少不了的遭遇。 如在後來,即羅文中尉能活著命回到美國,瓦格納上校或麥金萊總統也只能以「體恤」之情,不追究其未能完成任務之責,而決不會念其「苦勞」而給予獎賞。

好個羅文,他就是沉著地為執行其任務而打點一切,在當天的深夜出發,展開其困苦的旅程。

《A Message to Garcia》的意義,不僅限於當部屬者。 對當領導人的也很有意義。 在故事中,羅文的上司,不論是麥金萊總統或瓦格納上校,在明白地交代其命令和目的後,就不再置一詞。 對羅文如何計劃其任務的執行或完成,他們不加意見,全然信賴羅文的能力,給予他全然的授權以便宜行事。

羅文,就在這等背景、形勢和缺乏任何的支援下,孤身上路,踏上險惡之途。 在歷盡艱辛和多次危險的遭遇後,羅文終把信送到加西亞將軍那兒,促成美、古聯盟,把西班牙軍?敗,為美國立了大功。得麥金萊總統頒發傑出軍人獎。 要指出的是,羅文送信給加西亞的故事是有事實根據的。 羅文 (Andrew Rowen) ,在1881年於畢業美國西點軍校。畢業後加入陸軍,因促成美國與古巴反抗軍結成反西班牙聯盟而立下功勛,得傑出軍人獎。 後往菲律賓服役,也因多次英勇作戰而受到嘉獎。 退役後,居住於三藩市,於1943年去世,享年85歲。

《A Message to Garcia》,基本上是一本小小說,因Elbert Hubbard的清脆而流暢的文筆而有一定的文學價值。 但其流傳於世過百年的原因,卻是因為它的內容涉及職場道德、專業操守和忠於上司等的價值和規範。 老實說,在初讀該書時,6實在受不了Hubbard那種說教的調子,宣揚絕對服從為美德的價值觀。 當時能勉強把該書吞下,是因為Hubbard的英文文筆實在太好了(或許是由於其行文淺白,適合當時我的閱讀能力),才能在萬般抗拒之下,把其唸完。 不過在三十多年後再拿來細讀,又是另番滋味在心頭。 要說的是,Elbert Hubbard 是長於概括 (generalization) 而短於?事。 他的小小說或企管論等,都是只宜遠賞不宜細玩的。《A Message to Garcia》也是一樣,它僅是單線佈局的故事,沒有什麼令人感動或引人入勝的情節或描述。 但其單一的焦點和文字間混合而結成的架構,卻能發出的龐大的概括張力和吸引力,使讀者入迷,故而使其能成為超越百年的暢銷書。

《A Message to Garcia》一書,曾使西點軍校引以為傲 ,也曾使美國的大、中、小企業的管理人員視為管理學的必讀本,至少也認為它是督導學 (Supervision) 的天書,讀之有助管理人的督導能力。 但從內容觀之,該書滿是對作為部屬的勸勉和現代人口中所謂的「金句」,本書似應是一本部屬學 (Followership) 的讀本。 證諸於美國不少企業購置《A Message to Garcia》該書,多是給予其僱員並要求他們把書讀通的行為來說,筆者說它是部屬學 (Followership) 的讀本,應和事實不遠。

或許,著書其時的人在接到上司的命令時,其反應和羅文實不會有什麼分別,或許,他們不會歡天喜地的接過命令,但他們卻不會質疑上司給予的命令的正當性或實現命令的可能性。 他們都會在接到命令後,二話不說便去執行。 在近年來,不少當部屬的人,在接到上司的命令時,他們多會皺起眉頭,像有百般難處地的質疑執行該命令的可能性:「我已有很多工作要做了,為可又選我執行這個任務?」「叫XYA君負責這個任務好不好?」「用甚麼方法可完成這麻煩的任務?」「有什麼支援?」「在聘請我時沒說要做這樣的工作!」「我沒有受過執行這樣工作的訓練,叫我執行這樣的工作簡直是有意刁難!」「別的老闆也沒有要求這樣的標準?」「事成後有什麼獎賞?」,….等等。 這時,當領導人的你,真是希望能有位Rowen 來為你工作!

假如你有艱巨的任務要完成的話,找羅文吧!他一定可以為你送信給加西亞,為你、你的團隊乃至你的組織完成任務,爭得榮譽和成就。 當然,對這樣的部屬,你不僅應向他表示你的欣賞和感恩,更應給他打A++, 給他機會「出頭」,培養他成為領導人!


  1. Elbert Hubbard, A Message to Garcia, 1913.
  2. 地政總署把Vision 譯成「理想」,是敗筆之作。 把Vision 譯成「理想」,雖不算是誤譯,但「理想」和「願景」之間是有程度上和內涵上的不同。 在語意上來說,「理想」較為消極,使當事人有靜待其成的涵義。 而「願景」則遠為積極且其景象較為清晰,其驅動力較強。 從管理學上來說,把Vision叫作「理想」,不利於使Vision 實現。
  3. 也有管理學者喜用 “Purpose” 一詞,取其含義簡單,沒有 “Objective” 那麼沉重。 在一般情況下,“Purpose” 和“Objective” 都可以交替地作同義詞使用。 但最好還是避免這種情況的出現。
  4. 參讀 Full Steam Ahead! Unleash the Power of Vision in Your Company and Your Life by Ken Blanchard & Jesse Stoner, Berrett-Koehler Publishers Inc., San Francis, 2003. 注意: 在該書中, “Purpose” 和 “Objective” 是交替地作同義詞使用的。 另外,Ken Blanchard 著有 Mission Impossible, 對使命(Mission)有研究興趣的讀者,可讀之。
  5. “… It is not book-learning young men need, nor instruction about this and that, but a stiffening of the vertebrate which will cause them to be loyal to a trust, to act promptly, concentrate their energies, do the thing – ‘carry a message to Garcia’”。
  6. 最初唸到該書時是在七十年代中期。 其時筆者在理工大學唸人事管理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