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宕弛」,不懶、不賴
DeMarco's 《Slack – Getting Past burnout, busywork, and the Myth of Total Efficiency》 -
狄馬輳「偷閒福音」簡介

袁紹基 著

《Slack Getting Past burnout, busywork, and the Myth of Total Efficiency 是資深企管顧問 Tom DeMarco (湯姆•狄馬輳 ) 的近作。 該書是一本暢銷的企管理論書籍。

狄馬輳 (請用普通話唸,那麼,唸起來會較接近英語的發音) 曾擔任不少財星雜誌 (Fortune) 500 大企業的顧問,現經營一家名叫大西洋系統協會 (Atlantic Systems Guild) 的顧問組織,為很多跨國企業提供經營顧問服務。大西洋系統協會,在紐約和倫敦都設有顧問公司,它的顧客著名的有 IBM、惠普、蘋果電腦、朗訊、杜邦和許多新興公司及機構。

除從事顧問工作外,狄馬輳也是一位專業的企管理論作家,寫了許多以企管理論和技術開發方法的著作。 其中, Peopleware 頗為有名,而其商業小說 Deadline 則更是有名的暢銷作品,為其帶來不少名和利。 本文所要介紹的《Slack》,其主題是要指出,永續經營的企業需要應變能力,而應變能力的大小則視乎其在資源管理上,有否預設適度的宕弛 (Slack) ,使其保持恰到好處的彈性以應付未能預測的環境變遷。

在經濟低迷的這幾年,包括以牟利為目的的私人企業,甚至以施行有效管治為目標的香港特區政府等在內的機構,都在精簡其架構以求存。 2002年9月時,特區政府更為其高中階公務員舉行了多場大型管理會議,向與會者推銷 3R 方案 (三重)。 所謂 3R 是指 Reprioritization (重編任務優先序次)、Restructure (重設架構)、和 Reengineering (重造流程) 。 「三重」,說到底,都是以精簡人手、改進效率、節省開支,和再造產能 (Reinvention) 等為其主導思想及主要工作內容。

當精簡人手、增加產能被接受為企業的政策後,再加上本港的經濟仍是在低迷的情況下,上班族人為免變成失業「遊民」,都只好逆來順受,除拼命做好本分的工作外,還毅然地承擔起原由被「裁掉」的「同事」所負責的任務。 就這樣,詭譎的情況出現了:精簡了人手,效率反而提高了不少。 這樣成果的代價是:員工必須犧牲其思考難題、休息、進修、敘天倫等時間和機會; 員工自動把其一切的公、私活動中的Slack (宕弛) 時間都得動用,只為避免遭人砍掉。 員工會變得非常忙碌,「大堂上的瘋子亦無人可砍」 了。

為了成功和持續經營,增進效率是必須的。 但天下並無「免費的午餐」,增進效率也須是要付出代價的。 但在「僱主主導市場」的今天,這些午餐費多是要由職員支付 – 為了保「飯碗」,員工們不惜無償地加班,以達到「老闆」們的資源增值的要求。 在這情況下,員工的效率自然有所提高。 但這效率增加,卻是員工們啟動了一切其還堪利用的宕弛而得來的。這樣的「員工增值」卻只能增加其勞動時間,不能增加其創意能力,但會減少其應變能力。不過,公司在不用支付任何代價的情況下而得更多的勞動力,且就表面上公司的效率也增加了,故對砍掉任何可以砍掉的宕弛的機會,自然大表歡迎。

「這樣的砍掉宕弛來增加效率,對公司來說,是否真的不用支付任何代價? 狄馬輳說::不!

狄馬輳在書中列舉了有關秘書西維亞 (Sylvia) 職位被「肢解」的例子。 秘書本是經理的不可或缺的助手,工作範圍包括草擬文件、安排會議、協調工作及輔助經理等任務。在例子中,西維亞是一位業內公認的好秘書 ,常為其「老闆」打點工作,甚至為老闆「執漏補缺」,使其老闆無後顧之憂,專心於企管工作。 但從資源使用效率的角度來看,她實只有 43% 的時間在工作,其餘的 57% 時間只在候命,即在等候! 這樣的情況落在人力資源經理、財務經理、管理顧問等人的眼中,當然是巨大的浪費,豈會容讓其繼續下去?

一天,西維亞所服務的企業的某位管理顧問發現了她有 57% 空閒時間這一事實,便向企業高層建議把西維亞的 57% 工作時間分配給另一位經理,使其可人盡其用,不會有任何宕弛,既可節省開支又可增加效率,划算得很。 但西維亞這位本來是有優秀表現的秘書,卻因其時間被填滿,再也不能騰出空檔,應付突如其來的或新的突發的工作,或協助其經理作出決策。隨著而來的另一副作用,就是處理工作流程的速度變得緩慢,難以時刻都保持高水準的工作效率。於是這樣,為了善用資源以改革效率變得弄巧反拙,企業的整體生產效率反而變得緩慢了。

狄馬輳透過本書,對那些遣使管理人在「大堂上找對象開刀」 (Looking for someone to ax in the halls) ,或視員工如古代划船奴隸等的企業,毫不留情地口誅筆伐。 他指出,該些公司或企業以「快」和「忙」為其經營主導思想,實是自掘墳墓;對那些只知瘋狂地工作的管理人,狄馬輳稱之為 Zombies。他指出,有些企管人其雖有無窮的精力和投入工作的熱情,卻是了無生氣且體態僵硬的「活死人」,即 Zombies。 他認為,由「活死人」執行勞力性的生產尚可,但由他們來執行以創意為主導的知識型生產,則一定不行。 他指出,用盡員工一切的生產力量和時間,不予他們任何一點 Slack (「宕弛」) 的可能性,企業的業務或許會繼續暢旺,但由於其一切可動用的資源都已啟動了,在遇到突發的事件而需要額外的資源時,便會遇到致命的困難 – 因無「宕弛」的存在,故無可堪備用的資源來解困,終而一敗塗地。

狄馬輳在書中一再主張,有為的現代企業,應有決心和政策來犧牲小量的效率性來換取巨大的有效性 (make the organizations slightly less efficient but enormously more effective) 他以不少的案例雄辯地指出,設置宕弛,可使企業更有活力,更有彈性來應變,而應變能力就是現代企業的生存方式,及維持永續經營的唯一良方。

無疑,狄馬輳所提出的宕弛主張,是發人深省的。 企業的高階領導人,應好好地思索一下,看看其機構有否因過份強調效率而一一把所有的宕弛都砍掉。 宕弛,是變革的可能,是應變的後著。 它可不賴,是企業在有需要時,可以依靠的資源。

要指出的是,狄馬輳的宕弛主張,基本上只適用於知識型員工。 在本書的第 15 章的 Process Obsession 中,他試圖把宕弛理論也用諸於工廠員工的身上,但很顯然,他的嘗試是失敗的,而該第15 章也是本書中寫得很糟的一章。

或許可進一步說,狄馬輳的宕弛主張的主要觀點和論證內容等,在本書的首十二章、第十七章和第二十五章中,已然得到充分的闡釋。 其它的十九章 ,不是重覆前說的十四章的內容,就是有點兒九不答八似的自說自話,使讀者難以把其內容連貫起來。 無怪乎有人批評說,本書的主要價值在其前 85 頁,其餘的無什足觀。 就此評論來說,雖有點兒未盡公充,但我也並非完全不同意。

當然,話得說回來,即以首 85 頁的內容來說,本書的價值仍然非凡,每字每句都擲地有聲。 再說, 即上說的十九章內容和前說十四章的內容有不協調的現象,其文章內容的可讀性仍然非之高,就以第二十章 領導與「領導」(Leadership & “Leadership”)為例,以下一句就使我認為值回書價: “…sufficient power is never a necessary condition of leadership. There is never sufficient power. In fact, it is success in the absence of sufficient power that defines leadership.” (「… 權力從來就不是領導能力的必須條件。 實際上來說,權力永遠不會足夠,在缺乏權力的狀況下取得成功,才是真正的領導」。) 此句話的意境頗為深遠,顯露出狄馬輳已有一定的哲學家功力。 至於第十八章目標管理 (Management By Objectives) 和第二十八章變革管理 (Change Management) 提出的問題和闡述 ,更使人感到狄馬輳有繼承美國杜拉克 (Peter Drucker) 和英國韓迪 (Charles Handy) 的地位的希望,成為新一代的企管思想家。 狄馬輳,努力吧!

無論怎樣,排除其編章間內容的不連貫毛病外,本書的內容實在相當充實,文句流暢、可讀性高,讀者讀之一定有所得益。 對企業的高階管理人來說,該書的內容實有助其自省,為其企業的未來的邁進計劃提供一定的方向。 有志推動企業改革或要確保其企業能永續經營的高階管理人,都應好好地把本書讀通,並有決心融會其主要內容於其企管的工作中。


  1. Tom DeMarco, Slack – Getting Past Burnout, Busywork, and the Myth of Total Efficiency, Broadway Books, New York, 2001.
  2. 「輳」,普通話唸:【cou 第四聲】;粵音唸:【湊】。 把DeMarco 的 “co” 譯為「輳」,取其音近普通話。
  3. 對”Reengineering” 要作較深入的了解,可閱讀韓默 (Michael Hammer) 和 錢辟 (James Champy)合著的《重造企業》 (Reengineering the Corporation)。 對Reengineering對美國產業界所造成的災禍有興趣的讀者,應閱讀以下的幾本作品: Fad Surfing in the Boardroom, 1996 (by Eileen C Shapiro); The Witch Doctors, 1996 (by John Micklethwait & Adrian Wooldridge); Changing by Design, 1997 (by Deone Zell) 及 Just Don’t Do It!, 1998 (by Joel Brandon & Daniel Morris) 。
  4. 在90年代某段盛行裁員的日子裡,迪吉多 (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 公司的管理人會找出不.夠忙碌的人,把他開除。就此,有員工形容該情況為: 該公司經常有「瘋子在大堂上找對象砍殺」 (“There are madmen in the halls, looking for someone to ax)。 見Tom DeMarco, Slack – Getting Past Burnout, Busywork, and the Myth of Total Efficiency, Broadway Books, New York, 2001, p3.
  5. 在此要作出註腳,基於制度問題,這樣的好秘書不可能在特區政府編制中存在。
  6. 同上註3。
  7. 全書分為六卷(一前言、四部份、一結語)三十三章、二百二十六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