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掘「潛藏可能」寶藏的十二竅門 -
The Art of Possibility: Transforming Professional and Personal Life 導讀

袁紹基 著

The Art of Possibility: Transforming Professional and Personal Life 一書 1,蘊藏著寶藏待我們去發掘。 開啟這些寶藏的鑰匙有十二把,叫12「竅門」(Practices):編造 (It's All Invented)、進入可能 (Stepping into a Universe of Possibility)、給個A (Giving an A)、我是奉獻 (Being a Contribution)、人人皆可領導 (Leading from any Chair)、第六號法則 (Rule Number Six)、迎接現實 (The Way Things Are)、以熱情為指導 (Giving Way to Passion))、燃亮可能之光 (Lighting a Spark)、我在棋盤中 (Being the Board)、創造可能的架構 (Creating Frameworks for Possibility)、禮讚咱們故事 (Telling the WE Story)。掌握了12竅門,可開啟我們的潛力,化不可能為可能,使我們的創造力提高至無限廣闊的境界。

該書的兩位作者,從不同的角度和層次來觀察領導力和個人發展培育兩個課題。他(她)倆以自己生命中的實例來闡釋該兩個課題。 在書中,他們指出,人類都具有創造的潛能,然而,這潛能是要得到適當的培育和得到發揮的機會才能得到發展的,而領導者的基本責任,就是要給予部屬培育,發展和發揮這些潛能的機會。作者倆主張突破思維框框是可以轉化困境和提升領導能力的,而熱情就是走出困境實現 潛境 (Possibility) 2 的動力所在。

作者倆認為,無論是在家庭中或在職場中,我們所需要的都是合作和互為欣賞。 作者倆對競爭是進步動力的說法不以為然,指出競爭只會為為人們帶來更多的苦惱和窘困,使本來是可能的都變得不可能。 作者倆指出,薪金差距、考核、職銜、職級和相應的特權等,都只會為員工帶來「反可能」的局面,使他們生而有之的化不可能為可能的本領得不到機會發展。

啟航 (Launching the Journey)

在該本小書裡,作者倆曾開宗明義地說,該書的主旨是要向讀者提供…一些擺脫困境的方法,讓他(她)們航向無限廣闊並且潛藏著無限可能的世界。3 在那「世界」裡,他們可以找到恰其所屬的架構,讓他(她)們無時無刻都可以體驗到不平凡的成就感,為他們的職場生涯、家庭乃至個人生活等等帶來無限的可能性。

你或許可將該書視作一條船,一條可引渡你到不凡境地的渡船。 而該渡船的導航系統有十二,作者倆名之為「十二竅門」 (Twelve Practices)

十二竅門 (The Twelve Practices)

(一) 編造 (It's All Invented)

作者從神經心理學、神經生理學、物理學等理論,和一些商場故事的演譯,指出:人類只能「感知」到一些自己早已設定好要接收的感覺,其「認識」能力也只限定那些在我們心靈上早已畫好的地圖或歸好類別的事物。 這就是說,在一定程度上,我們所理解的事物都是編造來的。既然是這樣,作者倆便主張:反正都是編造出來的,那麼為何不可也編造個故事或有意義架構,來強化我們和身邊人們生活的品質?

這樣做豈不是叫人埋首沙堆當鴕鳥?

然而,作者倆認為,既然我們所認知的都是基於一些我們並不十分了解的假設而建立起來的,那麼我們再來營造一些適合己用的假設和架構,給我們一些另外的選擇,擴闊自己的視野,建設更多的決定空間和選擇模式,那豈不更妙? 所謂退一步海闊天空,不如來個「進」一步廣天闊地, 妙哉!

(二) 進入可能 (Stepping into a Universe of Possibility)

作者倆指出,我們所熟悉的日常環境可稱為「量度的世界」(World of Measurement) ,而我們就是以各種評估、尺度、等級等等的標準來確認自己所處的位置,進而樹立目標,並朝著該目標努力工作,以圖能走到一較優的位置。 在這努力的過程中,我們難免會遭遇到一些障礙,包括人事、時間、金錢、權力、愛、資源和心力等。 這過程的終點似乎不是「成」就是「敗」。

作者倆主張,人應以快樂心來參與實現目標的行動,不必堅持達陣得分,那就會得到身邊人的更多支援,成功機會就更大了。

(三) 給個A (Giving an A)

作者倆認為,競爭並不一定帶來優異的表現,反之,會使一些本來可成功達到的目標變成不可能。 他倆(包括了「她」,下同)主張,給人 (也給自己) 一個A,可改變包括你自己在內對的人的態度,使你可邁入潛境,讓你可以自由自在地談論(包括取得A的人)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同時支持別人成為夢想中的自己。 因此,給自己和他人一個A,就可以將你與人的關係轉化,從上文所指的「量度的世界」(World of Measurement)轉移到潛境之中。

給人一個A,並不能改變該人的性格或素質,但卻能改變其態度。給對方一個A,即表示你願意與他溝通並已經能和他溝通。 對你這樣的善意的表現,他不僅理應會接受,且會為你而成為一個打從心底裡願意參與「我們」目標的成員。 樂觀地說, 在這種情況下,即使在他的面前的還有很多障礙,他也不會猶豫加入你的行列。

作者倆指出,當我們給人一個A時,就顯示我們可能在面對一個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時,也能全心開放:給了人一個A,表示你真的會用心聆聽其所說,而就是在這種情形下,你才能真正欣賞一個全新的觀點。

同理,給自己一個A會使你脫離成敗的梯子,將你的精神從量度的世界裡飛躍到潛境之中,讓你可以看到自己的全部,成就真正的自己,沒有反抗或拒絕自己的任何一部份。

全情參與,會把任何事、任何夢想都變成可能。

(四) 我是奉獻 (Being a Contribution)

簡單地來說,我是奉獻 (I am a Contribution),是一種做人和做事的態度:不求成敗或可得回報有多少,只求有所參與和貢獻。 作者倆主張,只要做到認定自己是一種貢獻,把自己拋進生命之中,即使不知道後果或因由也能確立自己是個能夠改變現狀的人,那你就一定有所貢獻,且是可以將衝突轉化為成果豐盛的經驗。

有一女子在某沙灘上發現四處都是擱淺的海星,心有不忍,便將牠們一隻一隻地檢起來,逐隻逐隻拋回海裡。 有男子看見了,向她說:擱淺的海星數目如此眾多,長達好幾哩的沙灘都是牠們,妳救這麼的幾隻又有多大用? 女子聽了,笑了笑,再彎下腰檢了一隻,用力把牠拋至海的遠處裡,然後平靜地道:「對這隻來說,有用極了!」4

(五) 人人皆可領導 (Leading from any Chair)

作者倆認為,領導的力量在於讓其成員產生能力,做好工作以達成共同的目標。 他們指出,領導實在需要部屬成員的認許和支持,才能真真正正地發揮其領導的潛力。 同樣地,追隨者也需要領導的鼓勵和引導,才能表現出其驚人的才幹。 作者倆甚至進一步指出,在一定的情況和符合一些特定條件下,組織內的任何成員都可以勝任地擔任領導之職!

培養員工自我領導的能力,讓他們有機會自我領導,使他們以能自我領導為光榮或成就, 是領導的根本責任。 超凡的領導和不怎麼樣的領導的分別就在這兒。

(六) 第六號法則 (Rule Number Six)

十二竅門中,最令人不解的就是所謂第六號法則了。 作者只說,這個法則只是叫人在遇到令人抓狂時要放鬆點兒(…"don't take yourself so goddamn seriously"),在遇到緊張的狀況時,說說笑話或幽默的故事,就一定可以化困難為機會,化失敗為成功! 至於為甚麼叫是「第六號」法則,而不是第五、第八號法則或其他的法則,那就沒有說明的了。

叫人遇困別抓狂、遇難放鬆神經,是老生常談,不用給予甚麼特別標籤。 對某一主張給予標籤,有集焦或聚焦的作用。但若給予的標籤的本身是毫無意義的,那不僅沒有聚焦的效果,且會有相反的作用 - 惹起反感、討厭、嘲笑甚至反對。

老實說,我閱讀了又一唸再唸了有關第六號法則的編章好幾遍, 還是覺得作者本身也弄不清楚什麼是第六號法則,而在整編章中都只是有意識地故弄玄虛,把該法則說得玄之又玄,使人如丈八金剛模著頭腦,無法向他們提出疑問。

(七) 迎接現實 (The Way Things Are)

就這竅門來說,作者實叫人對倒霉事「認命」,即所謂體認而不反抗。 他倆說,只要能體認每一件正在發生的事物而不去抵抗的話,你就可以和眼前一切和諧相處,進而創造潛境,化不可能為可能。他倆雄辯地指出,體認而不反抗實叫人不要從應該如何開始,而是要從現狀開始,包容矛盾、痛苦和恐懼。他倆指示讀者,應把自己想像為一隻能高飛和遠視的老鷹,俯瞰大地,面對不安、困頓、苦難、恐懼等既不糾正,也不怪罪,更不逃避,隨著不安、困頓、苦難、恐懼等起飛,我們將可跨出一步,令整個天空向我們展開,終會讓我們找到一處可降落的地點。

(八) 以熱情為指導 (Giving Way to Passion)

以熱情為指導就是要全心參與。 要掌握這的以熱情為指導的竅門有兩個程序須要遵守:

1發掘你的內心深處,以找出你會在哪兒退縮,使你曉得那些是會阻止你自我解放的障礙。 衝破那些障礙,把自己全面放開,讓自己不再與人隔離,不再以能掌控全局為目標,讓熱情 (Passion) 的生命力穿透全身,讓自己和一切聯結起來。
2讓自己成為熱情的管道,塑造出熱情的激流,全情流向新境界。

作者指出,讓自己成為熱情的管道,就讓你有了動力,使你願意去建構一個業務計劃,能得到機會設定專案團隊,給你力量去安排個人的要求,更讓你有一種內心衝擊,促使你認為必須在組織的各單位之間進行溝通。 他倆說,能以熱情為指導的領導,有能力和熱情來使其部屬交心 - 大腦、身體與心靈 - 讓部屬突然想起自己為何來工作,以及組織成立的目的,進而也以自己的熱情和所有其他的組織中人,聯同領導熱切地描繪共同的未來可能如何如何。

(九) 燃亮可能之光 (Lighting a Spark)

在中古時代的歐洲,人們為了容易取得光亮、溫暖或燃燒的能量等,會隨身帶著一個金屬盒,裡面是成天燒著不停地爍起火花的物料。 憑著些火花,人們就可輕易地點起火,取得亮光、溫暖或燃燒的能量等。

燃亮可能之光,就是叫你點燃一枚火花,讓別人分享可能 (或潛境) 的光。方法是將你自己當作可能 (Possibility) 送給他人,邀請其契進 (enroll) 你的可能之境 (潛境) , 一同建立共同的目標,並一起努力朝著該共同目標邁進。 在另一種情況就是,你主動契進他人的潛境,燃點起他的熱情,和他他朝向你和他的目標邁進。 作者倆沒有特別標示的重點是,要給人火花為人燃亮,就得不斷地燃燒自己,才有可燃亮別人火種的火花可以給人。 這是竅門中的竅門。

人人都有其心頭所好,或熱情所繫的特別事物,但由於恐懼、匱乏或其他原因,沒有足夠的勇氣或堅持去實現或取得該些事物。作者倆認定,只要你願意擦擦火花,你就可燃亮你自己的或他人的可能之光。

(十) 我在棋盤中 (Being the Board)

當你陷入命運的嘲弄情境,使你看不到任何潛境;當你感到憤怒而無助,盡了所有的力量和努力,你的同僚、部屬、朋友或家人不是不動就是不合作、不妥協;當你用盡一切方法和熱情,也無法作出任何契入,你或已感到力盡筋疲、累憊不堪,完全看不到潛境。 這個時候,你就可提醒自己,一切遊戲都在棋盤上發生,視己身在棋盤中,且也就是棋盤的自身! 這樣做,會讓你把環境中所遇的一切問題層面,都從外在世界移轉到你的潛境界限之內,進而得到轉化難題的機會。

作者倆闡釋我在棋盤中這個竅門時指出,把自己視為棋盤,即把自己做為自己生命事件的背景,目的是要讓你有力量將任何自己不想要的情境轉化為你所欲的生活經驗,而當你轉化了自己的經驗時,其他的改變亦會隨之而改變。 這是因為當你把自己當作棋盤,你就不會是任何人的障礙,那麼,你和的工作伙伴、部屬、上司或顧客等的關係就有了改變,他們會對你信賴,因為,如今你已不再是他們的絆腳石而是他們的通路了。

我在棋盤中這個竅門會轉化你和別人之間的關係,使它向積極方面提升,讓你把自己內心的障礙去除,使自己更有情感,開啟溝通管道,讓人人與你合作或提供協助。

(十一) 創造可能的架構 (Creating Frameworks for Possibility)

創造可能的架構,是要創造和維持某些架構,讓它們帶來可能的境界。 這個竅門的工作是重組、創造願景,和建設一些環境,抗拒或克服使人沉淪向下拉力。

應用創造可能的架構竅門,要執行並不斷地執行有以下幾個行動:

1即已在潛境的國度內也要維持創新或找尋洞見的衝動。
2把新的洞見形象化,使它成你身邊生活架構的構成部份。
3不停將你的潛境架構進行辨識,區分何者是在軌道,何者是脫軌
4樹立願景 (vision) 和使命 (Mission),並以之來抵抗會把你拉得向下沉淪的力量。

(十二) 禮讚咱們 5 的故事 (Telling the WE Story)

人們整天在競爭、鬥爭甚至互相「仇殺」,如搶奪合約、中傷對手、誇大自己的強項、貶低對手產品的素質,或準時交付標的物的能力等。 商場就如戰場般, 是參加者廝殺的場地。 人們不惜相互廝殺,原因是「他們」都相信他們都是在「匱乏」環競中求存,是一場零和的遊戲,對手生意興隆,就是我們營業不佳的提示。 其實,我們是可以創造一個實體,並憑其帶我們脫離敵對的狹隘狀態,共同營造更佳的商業生態或生活環境。 這個實體就是「咱們」(WE)。

禮讚咱們的故事令我們不再互相爭奪和仇恨,使我們能化「奪寶」競爭為「互補」不足的遊戲,共同進入豐饒富裕的潛境世界中。

要達成此境界,咱們就要來一起高唱我們的故事,真情地說是的咱們的故事:

1禮讚咱們的故事,包括我們無法以俗眼看得見但實質卻聯繫著咱們的潛境的故事。
2傾聽並不斷地尋找現身的實體。
3以咱們的共同願景、共同使命、共同行動為主導,不斷地促使我們一起共譜妙曲。

咱們的故事重新定義人類。我們是至情至性的生命,願意投入我們的努力,樂於和他人合作,共譜完整、和諧和充滿人性互愛光華的樂章。

* * * * * * *

作者倆承認,十二竅門未必能為讀者解決所有的問題,然而它們總能向人們提供一些使人能轉化自己的工具,使人們能改寫他(咱)們的故事。

跌入困境? 對它不妨來個改造,因為一切都是編造出來的:編造適當自己的情境,困境在轉眼間會變成柳暗花明; 「給一個A」予你的上司、工作伙伴或部屬,你會發現他們和你的合拍程度是多麼緊合,可以合譜咱們的禮讚; 面對躊躇不決的局面時,不妨以熱情為指導,走向澎湃的大海向它高喊一聲「去你的」,你就能大步向前,踏進一片新的天地。

The Art of Possibility 一書,有著許多如上所說的缺點,很多沙石。 不過, 瑕不掩瑜,在小量的沙石裡, 卻是大量光芒四射的珍寶。 十二竅門,未必能使你有通天徹地之能,但卻肯定能給你開啟新的視野,導你航向潛境,那裡蘊藏著無限生機,只要您尚一顆求知、求真、求美、求愛的心,您應找 The Art of Possibility 來一讀再讀。



  1. Rosamund Stone Zander & Benjamin Zander, The Art of Possibility: Transforming Professional and Personal Life, Harvard Busines School Press, Boston, USA, 2000.

  2. 台灣經濟新潮社《給一個A》 (中:譯: The Art of Possibility: Transforming Professional and Personal Life) (2002),譯者江麗美 把 "Possibility" 譯作「潛境」,就書中的內容和主題來說,應是神來之筆。

  3. "….The objective of this book is to provide….the means to lift off from….struggle and sail into a vast universe of possibility." 對 "to lift off from….struggle and sail into a vast universe of possibility" 我簡直迷死了!

  4. 不知怎地,讀到「拯救海星」故事時,不期然地聯想到我國寓言故事的「精衛填海」。 不過,「拯救海星」的主調是「愛」,而「精衛填海」的主調卻是「恨」! 如說「拯救海星」開啟了潛境,那麼,「精衛填海」的調調所帶來的只能是夢魘!

  5. 這裡所說的「咱們」,包括一個「你」和一個「我」、一個「你們」和一個「我們」,乃至無數的「你」、「我」、「你們」 和「我們」等。 讀者應注意其間的語意和內涵的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