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春白雪渡陽關

孫九招功成身退?

袁紹基 編撰

由於歷史關係,香港政府的中樞機關一直以來都設在中區,由此而使香港的政治和經濟等的活動也集中在中區,也繼而使差不多所有主要的外國駐港機構、國際及本地的大型企業等都把其總部或管理中心設在中區或向中區靠攏。

在這情形下,中區就成為來帶動全港政經活動和發展的中心動力場。而這個動力場,當然也就成為香港的「首都」(Capital) 或中心區。中區就像磁石一樣,吸引了其他公司都要把其寫字樓立足中環作為其經營策略之一。在此背景下,中環的商業單位的需求,一向處於高點。然而,由於中環是早已高度發展的區域,可發展或作再發展的地塊並不多,在求多供少的情況下,便形成商廈供應短缺,使商業單位的租金飆升。有某企業界鉅子曾因中環寫字樓的租金高昂,歎說:「中環不易居」,呼籲政府設法增加中環商業用地的供應,以紓其業界之困。

在「沙氏」肆虐香港的期間及隨後的一年多,香港經濟曾走下坡。其時,不少商企或倒閉、或撤離,這情況一度使中區的商業樓房單位的供求情況倒轉過來,租金也持續地下跌了好一陣子。不過,自2004底起,香港的經濟陸續復甦,商業活動再度頻繁,對商業辦公室單位的要求也重回上升軌。至2005年中,已有商界人士指出,中環商業單位的租金之昂貴,已到了不合理的階段,影響本港商業經營的成本、降低本港企業的競爭力,不利本港經濟的長遠發展。同時,不少商界組織發出呼聲,要求政府設法增加房屋用地的供應,例如把「添馬艦」地塊拍賣以興建商業辦公室樓群之用;實行一些建設,把灣仔區建設成中區商業區的延伸;恢復定期拍賣商業用地,等等。

對商界要求把「添馬艦」地塊撥作興建商業辦公室樓群之用的要求,政府以強硬的態度回應,指出該地塊早已定作興建政府總部之用,而該政策是不會改變的。

不過,對於商界要求增加商業用地的呼聲,政府始終難以置之不理。故除一再表明,把舊中環街市的地塊劃撥上商業用地的勾地表上,應足以應付未來五到十年的要求;還動腦筋來放寬自2002年以來實施的拍賣土地的限制,以洩商界的不滿。據說,自2005底開始,政府已有籌謀活動,用某種方式來放寬「孫九式」的限制 1 ,有限度地恢復商業用地的拍賣,希圖以此來解決商界的焦慮。直至最近,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孫明揚借回應立法會的提問來表示,政府正考慮恢復定期拍賣少量商業用地,並暗示這種定期拍賣的方式將有助紓緩本港商業用地的龐大需求。2

本港商業用地租金近年呈穩步上揚之勢,相反其供應量則持續短缺,去年的寫字樓落成量更錄得近三十五年來新低,只有三十七萬方呎。有見商業用地供應大幅落後於市場需求,地產建設商會會員早前要求政府,將部分住宅及商業用地作定期拍賣之用。

可以肯定地說,孫明揚是在借回答立法會議員李永達提問來「放風」,看看外界對局部改變二○○二年推出的「孫九招」的政策有何反應,使其可作對應和張羅。無論如何,這一定不會是孫明揚的意願,其背後的推手可能是曾蔭權。據悉,孫明揚一向對於「孫九招」都引以之為傲且異常堅持不作任何改變。據說,他曾一再向有關高層及商界領袖指出,該政策在過去四年的推行情況和效果,都證明對穩定物業市場甚至民生都是有效和有利的。故他曾一再頂著求變的壓力,拒絕放寬有關的政策和相應的措施。

然而,由於二○○七年是特首選舉年,發放放寬土地拍賣政策的消息可能有利營造氣氛,助曾蔭權選舉成功,故壓在孫明揚頭上的力量一直在持續,迫使孫明揚不得不再三仔細思量變招的可能性。再者,就其個人而論,孫明揚也要考慮自己的任期將在二○○七年屆滿,應可能想到與其讓接棒人把其引以為傲的孫九招大改,不如識相點自行作一些「鬆綁」口氣,一來可為接棒人留下放鬆政策的空間,也避免繼任者上位後即把孫九招刪削使他難看。

或許,世上會有萬應靈丹可治任何「疾病」。但世上一定沒有一種萬應靈丹可以永久地有效治好任何「疾病」。現時的政經情況和二○○二年時相比,已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其時因時制宜所實施的孫九招已有點不能配合形勢所需,也是來一個檢討甚至易弦更張的時候了。再者,在香港這幾年的政治生態環境中,商界人士的政治力量比以往來得更舉足輕重,抗爭商界人士和組織的要求簡直有如政治自殺,是聰明的「政治家」所不為的。孫明揚是聰明人,當曉得如何走位。

英國詩人雪萊曾說,冬天已來,春天還在遠嗎? 商業用地政策放寬有可能,誰敢說下一步不是放寬住宅用地的供應?

二○○六年的春天剛逝,到二○○七年春天時,香港的特首選舉活動應已進入高潮,若其時真來個陽春樓市,那真是錦上添花了。

陽春白雪,高下有別。鵬鳥之志豈為我等鵠鵲隼鷹所能理解?



  1. 參見布正史著《孫公九招》,香港地政學季刊2002年冬季刊。
  2. 不過在住宅用地方面,孫明揚則強調,由於市場上仍有五萬五千個尚未出售及正在建築的單位,暫時無意定期拍賣住宅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