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空間信息興都會
香港地理信息新潮

袁紹基 編著

楔子

香港特別行政區「地理空間信息樞紐」(Geospatial Information Hub)系統,不僅對特區的地政工作起著重要的作用,對很多公共事務甚至排難解紛也有功用。

筆者第一次接觸該系統是在2005年夏季,對該系統的User Friendly 和資料之豐富,留下極深刻的印象。該次使用「地理空間信息樞紐」系統是突然而來之事,卻使筆者有機會用該系統的資料來成功地排解一宗糾紛。

事緣西貢坑口鄉事委員會轄屬某村公所的村務委員及村民、西貢民政事務處某聯絡主任、和西貢地政處某地政主任,就某傳統新界原居民殮葬區的區界發生爭執,導致村代表帶領近十名村民,「挾同」西貢民政事務處某聯絡主任同赴西貢地政處,和該處的某地政主任、某高級地政主任等爭議。

三方在地政處的會議室內吵起來,期間,有人在現場致電坑口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成漢強先生求助。其時,成主席因有要事未能抽身到現場,不得已,致電給我告知該事,謂若不立即處理,有關的村民在氣憤的情況下可能會向有關的地政主任和高級地政主任動粗! 筆者聞言大驚,即放下手上的工作,跑往會議室看看是什麼的一回事。
到達會議室的門前,就已聽到室內有數人在大聲爭鬧。 推門而進,發現其內已亂作一團。 趕忙把三方的情緒安定下來,並問原委。 經過一番擾攘後,才弄清事情的要點: 某村民向西貢民政事務處申請埋葬其先人於某葬區內,西貢民政事務處在發出批准書時,附夾一份須由申請人填寫的聲明,向該處保證把有關遺體葬在葬區的某指定地點內,否則要負上刑責。 村民要求西貢民政事務處派人前往有關的葬區現場,在實地上給他們指出指定下葬地的位置所在。但他們的要求為民政事務處所拒絕,並指出有關的工作應由西貢地政處負責,故他們應向後者求助。
在此情況下,村民便向負責坑口鄉地政事務的地政主任求助。 然而,地政主任卻認為,該葬區是由西貢民政事務處管理的,故有關的服務也應由西貢民政事務處提供。對此,有關村民認為兩部門的人員是在互相推諉、不負責任,只好向該村的村長求助。
到了某天,在村長的帶領下,近十名村民聯袂前往西貢民政事務處理論。西貢民政事務處的聯絡主任在無法向村長等作出滿意的解釋下,答應和他們一同前往西貢地政處求助。
接著下來的事情發展就是,地政主任和高級地政主任兩人,以地圖向村民們指出有關的葬區的界限範圍,著他們按圖索驥找出有關地點。 但村民認為,他們並沒有能力按照地圖的「符號」在實地上把指定的位置找出來。 他們堅決要求地政處派出人員在有關地點向他們指出位置所在。 但地政主任卻堅持有關的服務應由西貢民政事務處負責而拒絕了村民的要求。三方就在此「推讓」、「要求」和「申辯」等的情況下爭吵起來。
問明白原由後,筆者決借助測繪處的「地理空間信息樞紐」來解決問題。 終在該樞紐的視窗系統中找到有關該葬區範圍的航空照片圖像給他們看。 由於村民都是在該地區土生土長的,故他們都能憑圖像所顯示的景物,包括山脊、山巒、橫嶺、岩石、小徑、路標、斜坡、樹林甚至草叢等地貌,很容易地就把有關的地點認了出來。 一場紛爭就此消弭。1

建立「地理空間信息樞紐」的背景

香港特區政府是一個具備高效率和高服務水平的政府。她了解信息流通是支援有效施政及運作的重要因素,對一個人口密度高、經節奏快的全方位開放型的都會,信息有效流通是不可或缺的一門。 有效的信息流通,是香港特區經濟持續發展的保證。

香港市民現時的經濟活動,主要是在金融、旅遊、物流、運輸、物業發展、和從之而衍生的各種服務等。而促使這些活動暢旺,就需要特區政府能向市民提供高效率和高水平的服務。而這些服務也包括地理空間資訊的提供。

晚來的系統

信息流通或資訊流通作為支援有效施政及運作的重要因素,是無庸置疑的。 而特區政府在提供這方面的服務,在過去十年做了大量而有效的工作。 現時,香港在金融、旅遊、物流、和運輸等資訊方面,已達國際水準,我們在該些領域上都已建立強大而有效的內外通訊網絡。 我們的有關行業的人士不僅可在分秒間取得本地的有關資訊,也可在分秒間向世界各地發出和取得有關的資訊。但在地理空間信息方面,由於它的複雜性及專門性,我們對它認知來得較晚,更說不上對之有什麼及時的發展了。

乘順風車之利

即使如此,憑著美國在近十多年來,對一些衛星民用資訊傳送的開放、各國在民用衛星科技上的發展、GIS軟體的普及,等等的背景下,香港的土地測繪人員、電腦信息科技人員還是能乘上便車,走上發展地理空間信息的道路上。2 由於香港的土地測繪人員和電腦信息科技人員等的共同努力,數碼化地圖在十年前開始出現,並在很短的時間內,得到迅速的發展和普及。 在近數年來,香港在地理空間信息建立和服務提供,包括資訊彙集和應用等方面都有著長足的進展。 這方面的進步,不僅對、旅遊、物流、和運輸等領域的資訊服務有著完善化的功能,且為公共行政和市民生活帶來了很大的便利。

「樞紐」的出現

香港在地理空間信息發展的早期,只在民間或商業界中進行。 不過自2001年開始,香港政府的測繪人員也在該方面發力,並在短短的四年間,開發出一套頗為完善的系統,名叫「地理空間信息樞紐」。 本文就是對該系統的設計、應用和發展,作一簡略的介紹。

資訊孤島

據指出,由於行政上的需要,政府內部的很多部門,例如土力工程署、運輸署、警務處、城市規劃署、地政總署、拓展署等等,都有利用地理信息的需要。 為此,各部門便相繼各自獨立發展其所需的地理信息系統。 不過,由於是各自獨立開發和發展的系統,且都是為了解決有關部門在某一課題上所需而設計的,故其在使用的「語言」、資料結構、應用軟體等都有著不同的基礎和面貌。基於特定的設計者和特定使用者的需要,它們只能各自依據其各自使用的資料結構和特性,各自編寫各自適用的應用軟體、資料庫,和設定的流通層面 - 而各自發展、各自精彩。 經過一定的歲月,一個又一個的資訊孤島便逐漸形成。

擴展的契機

雖說這些「孤島」都各自精彩,但政府從管理應用和經濟等的角度來看,這種發展趨向對她的施政及運作有一定的不良影響:分散於各政府部門的地理資料,使工作人員及決策者在尋找、獲取、理解、整理及整合地理資料時需要跨越不少關卡; 難度增加了;所要花的時間也增加了;人力及金錢的相關投入也自然地需要作相應的增加。再者,各有關部門為了使取得的資訊適合其用,對該些資訊也要作重複的整理和整合,這在要應付緊急課題時極為不利。

為此,特區政府的領導層便決定要把這些各自發展的地理信息系統統一化。而隨著特區政府要推行「電子政府」政策,部門信息一體化,包括地理空間信息一體化,對有關信息行整合,以便分享等等的要求,就變得有意義和更具迫切性了!而地政總署的一個工作小組就承擔了這個責任,要把地理空間信息進行有效的整合和推廣分享。 在接到了指令後,地政總署的測繪人員決定使用較成熟的Web GIS技術來解決資訊孤島的問題。他們首先鎖定了目標,把數位地貌地圖發展成地理空間信息的整合及分享,促進各類地理空間信息在政府內部的流通及使用,整合來自各政府部門的一些相關地理信息,設計及推出一個對用戶而言沒有額外投資的跨部門、跨層面的資訊視窗。

打造「地理空間信息樞紐」

工作小組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推動地理空間信息的廣泛應用及共用。實現這目標,先要開發一個既易用且可直接到達眾多人員桌面的平台。土地資訊中心的GIS開發人員從2002年開始,便著手建設一個地理信息內容豐富、滲透性強的平台,供政府部門人員共享。 這個平台,就叫「地理空間信息樞紐」。 該「樞紐」在架構的設計上,以地理空間信息及網路化技術為基礎,是一種「政府對政府」(Government-to-Government)的電子政府服務系統。 它的主要任務在推動橫向整合,跨部門合作,提高工作效率及政府對市民的服務質量。

架構和服務功能

「地理空間信息樞紐」在架構上,是要把資訊發佈及表達,對商業邏輯及資料儲存等則作分開處理。 通過使用特區政府的內聯網,「樞紐」運用分散式GIS,可使用不同的開發語言,實現了與使用者互動的功能。 「樞紐」在地圖圖像表達、資料搜尋及資料轉換等功能方面,也是巨大而迅速的。在資料儲存方面,不同類型的資料,通過多層次轉換能力,「樞紐」也可勝任處理。

「電腦時代」與「信息時代」

由於地政總署內部各辦事處或組別,是在不同時期進入「電腦時代」的,再加上不同的工作的需要,其內部各組別所使用的電腦系統是有差異的。 儲存在這些系統中的向量資料、屬性資料及影像檔都有著不同的格式及更新頻率。 而來自各政府部門的資料的情況也相類似。 在這種情況下,對同一空間要素的定義、描述或標識,各不同部門都有著一定的差異。 這種情況對資料整合構成一定的困難。 面對這些問題,工作小組只有通過開發轉換程式、彙入程式、地理編碼和疊加分析等手段,把來自各方的資料整合及關聯在相同空間參考的資料庫裡。 工作小組了解到資料現勢性的重要,故而開發了自動化或半自動化的程式,以便對大多數的資料進行定時的更新。 當然,整合各方資料只是小組眾多任務和目標之一。它的主要任務,還是在推動資訊分享和共用。 因此,小組在工作的過程中,也會在包裝、製作新類型、或新格式的地理信息產品,讓使用者搜尋及下載,以增加地理信息的應用範圍。 據有關人士指出,現時的「地理空間信息樞紐」有超過180個空間要素層、接近100個資料庫表和8類柵格(fields)資料及影像(正射影像圖)檔等。 通過整合,將它們關聯在一起,可為決策者及使用者提供最大的方便。

周延而簡易查詢的功能

為滿足使用者更廣泛的要求,「地理空間信息樞紐」提供的不僅是地理信息的搜尋及顯示服務,它也提供一些綜合摘要、空間分析及下載功能。 它在位置查詢方面,以多樣性為設計的重心,提供了以座標、地段、街道、地名、大廈、街燈、消火栓、公共設施及地圖編號等查詢。為加強空間探索工具的能力。 它的設計也顧及查詢功能的簡易性和周延性,使用者只要在輸入和查詢事項有關的某些關鍵字或關鍵詞時,都可以達到其目的。

用戶介面

在建設網路平台時,人們經常會忽略的一個重要課題,就是使用者介面。 事實上,某信息樞紐系統是否能夠推廣,某網路平台是否得到使用者的歡迎,在一定程度上,使用者對該某個平台的印象以至接受程度,有著決定性的影響。 這就是說,對網路平台的接受與否,和他在使用網路平台作流覽或查詢時所感所受,有著相應的關係。 一般來?,一個平台的介面如具備吸引用家留連時,它當為用家所接受,推廣該平台的使用當能如水到渠成般的容易。 誠然,人人對美的看法都有不同,但過份花哨的平台,肯定是失分之源。 工作小組人員深切理解這個道理。 故在開發的過程中,他們就本著以使用者為依歸作為設計的基本理念:力求簡潔、分類清晰及流程合理。提供的工具本著方便使用為原則;而互動的步驟和層次,則維持其一致性;資訊的組織和表達則顯其系統性。 平台的配色也經過細心的考慮和設計,務求首要、次要及特顯顏色等都能互相配合。在設計的其它方面,設計者也從使用者的角度出發,小心而細緻地鋪排。 例如,下拉清單和提示的提供;航空測量照片能作旋轉調校至所需的方向;在作多圖層重疊時,有透視幅度的調校等功能的提供。

從提升到飛躍

新平台淘汰了以人工接合、縮小或放大、重疊不同形式的地理信息的工作。 它直接提升了政府的工作效率。目前,它已經推展到地政總署內各組別,例如,對地政總署斜坡維修責任信息系統部、攝影及航空測量組、技術信息部及分區測量處等,「地理空間信息樞紐」都可提供有力的支援,增進工作效率。 「樞紐」是以Web GIS技術為基礎的資訊平台,讓政府人員無需進行煩瑣且既費時的搜尋,使他們能以較短的時間完成較多的工作。通過整合地理信息,工作人員可以較輕易地發掘新的點子,使他們有餘力去以創新的手法來做事。 在管理人員方面,對在過去他們難以掌握的實際資料或情況,他們也可輕易地得到和理解。3

使用和推廣

西貢急先鋒

在應用「地理空間信息樞紐」於地政工作上,西貢地政處可以說是「先鋒」之一。 為了加強系統資料的內容,西貢地政處和西貢測繪處自去年底開始合作,計劃把有關地區內由村民集資興建的排污渠、排水渠、和各類通道等的走向圖、實地圖像等數碼化,以附設形式掛在兩分處某連結的網絡上,供兩處人員使用。 該個信息網絡將有助提高地政的工作效率和服務質素。 兩處的主要管理人都認為,假以時日,該系統當可累積一定的有用資料。 到其時,如情況許可,將向其他各分區地政處和分區測繪處推廣,最終或可把該些資料也放在「地理空間信息樞紐」上,使其內容更充實,更有效用。

擴容擴用 – 水銀瀉地

即不說上述的個別嘗試,就以現時資訊的累積和需要的增加,有關的系統管理人員也已不斷地進行了把樞紐系統擴容的工作。 在得財政上支持和人力資源的增加下,樞紐系統的容納量一再得到擴充。 擴容後的樞紐系統,不僅包含地籍圖、地籍資料、等高線圖、地勢山川地圖、規劃圖、公共工程和設施圖等,也包含經正射糾正的航空照片影像圖、地籍文件等等的資料。 該些資料不僅對地政總署內的各功能辦事處或分區地政處有用,且對各工程部門拓展署、建築署、屋宇署、路政署、渠務署、水務署等都有著巨大而重要的功用。 對一些非工程部門、如食物環境衛生署、教育統籌局、環境保護署、衛生署、漁農自然護理署、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等部門的運作、也能提供一定的服務。例如對人口普查資料位址、學校、建築地盤、醫院、老人院、社會設施、建築物、道路、橋樑等的地點,等等。 這些資訊都極為有用,讓有關部門就其需要而提取資料,供迅速作出決策以便採取與和其專責範圍有關的行動。

結語

香港特別行政區「地理空間信息樞紐」的建立,是一巨大的系統工程。 它從實地測量、資料搜集、資料整合、平台設計、數位化網路搭建、管理地理空間信息並通過發佈,既擴展了測繪工作的職能,也拓寬了測繪人員的服務對象、視野和責任。從實際的角度來看,信息樞紐系統為政府打造了高效率政府服務的可能性。 通過該系統,各政策局之間、政策局和各部之間、和部門與部門之間等的溝通,都得到飛躍性的提升,使政府整體的決策力和執行力等都能達到甚高的水平,對提高香港的商貿活動和旅遊的吸引力,都發揮了極大的作用。



  1. 就該宗事件而言,事情可以說是告一段落。 不過,從「爭執」的起因來看,事情並沒有解決。 若民政當局和地政當局仍不正視和解決新界原居民葬區的管理問題,相信同類的「爭執」還是陸續有來。
  2. 請參閱筆者著《流動管理》一文。 該文章為筆者在2002年中時所寫的作品。文章的內容在2002年7月10日「北區丁屋申請組管理導向會議」的會議上討論和分享。
  3. 與傳統發方式來作比較,以前需要數天時間才能完成的信息分發,「地理空間信息樞紐」在一分鐘內就可辦妥。在搜尋信息方面,現時只需就可以做到以前需要數分鐘才能做到的搜尋。在處理信息方面,現時在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可以做到以前需時數星期才能達至的工作。